《黄帝内经》--下卷 灵枢篇 痈疽,【题解】痈、疽,是外科疾病中的两类病证。文中专门论述了痈和疽的成因、表现、治疗及预后等,故篇名为"痈疽"。【原文】黄帝日余闻肠胃受谷,上焦出气,以温 分肉,而养骨节,通腠理。中焦出气如露,上注豁谷,而渗孙脉,津液和调,变化而赤为血,血和则孙脉先满溢,乃注于络脉,皆盈,乃注于经脉。陰陽已张,因息乃行叫,行有经纪,周有道理,与天合同,不得休止。切而调之,从虚去实,泻则不足。疾则气减,留则先后。从实去虚,补则有余。血气已调,形气乃持。余已知血气之平与不平,未知痈疽之所从生
      《黄帝内经》--下卷 灵枢篇 大惑论,【题解】惑,迷乱眩晕的意思;大,形容其严重。文中主要论述了登高时发生精神迷惑、头目眩晕的道理,故篇名为"大惑论"。【原文】黄帝问于岐伯日余尝上于清冷之台,中阶而顾,匍匐而前则惑。余私异之,窃内怪之,独瞑独视,安心定气,久而不解。独博[1]独眩,披发长跪,俯而视之,后久之不已也。卒然自上,何气使然?岐伯对日五脏六腑之精气,皆上注于目而为之精。精之窠为眼,骨之精为瞳子,筋之精为黑眼,血之精为络,其窠气之精为白眼,肌肉之精为约束,裹撷[2]筋骨血气之精而与脉并为系,上属
      《黄帝内经》--下卷 灵枢篇 岁露论,【题解】岁露,是指一年之内风雨的情况。本篇主要论讨了天文气象变化对人体 生理、病理所产生的影响,故篇名蔓"岁露论"。【原文】黄帝问于岐伯日经言夏日伤暑,秋病疟,疟乏发以时,其故何也?岐伯对日邪客于风府,病循膂而下,工气一日一夜 ,常大会于风府,其明日日下一节,故其日作晏。此其先客于脊背也,故每至于风府则腠理开,腠理开则邪气入,邪气入则病作,此所以日作尚晏也。卫气之行风府,日下一节,二十一日下至尾底,二十二日入脊内,注于伏冲之脉,其行九日,出于缺盆之中,其气上行,故
      《黄帝内经》--下卷 灵枢篇 九针论,【本章要点】一、说明九针的原理,九针名字的由来,以及如何对应关系。二、解释针的长短划分标准。三、详细讲解人的形体是怎样与自然界的九野相应。【原文】黄帝曰:余闻九针于夫子,众多博大矣,余犹不能寤,敢问九针焉生,何因而有名?岐伯曰:九针者,天地之大数也,始于一而终于九①。故曰:一以法天,二以法地,三以法人,四以法时,五以法音,六以法律,七以法星,八以法风,九以法野②。黄帝曰:以针应九之数,奈何?岐伯曰:夫圣人之起天地之数也,一而九之,故以立九野。九而九之,九九八十一,以起
      《黄帝内经》--下卷 灵枢篇 九宫八风,【题解】九宫,指四方、四隅、中央九个方位;八风,指八方之风。本篇根据九宫的方位,讨论了八方气候变化的情况及对人体 的影响,并提出回避风邪预防疾病的重要性,故篇名为"九宫八风"。古人是以天象在大地的投影为基础,绘制面南定位的俯看图。因为它主要在于示意,上南下北、左东右西、并且是天地合一,所以对于现代人来说,不便于理解。太一游宫,从某种角度讲,是一年之内的部分天象记录。主要是根据观察北极星附近的北斗星处于不同的位置来标定季节。据此,我们根据原文的思想和实际天象情况,
      《黄帝内经》--下卷 灵枢篇 卫气行,【题解】卫气行,指卫气在人体 内的运行。文中主要介绍了卫气在人体 内的运行情况。故篇名为"卫气行"。【原文】黄帝问于岐伯日愿闻卫气之行,出入之合,何如?岐伯日岁有十二月,日有十二辰,子午为经,卯酉为纬。天周二十八宿,而一面七星,四七二十八星,房昴为纬,虚张为经。是故房至毕为陽,昴至心为陰,陽主昼,陰主夜。故卫气之行,一日一夜 五十周于身,昼日十五周,夜行于陰二十五周,周于五脏。是故平旦陰尽,陽气出于目,目张则气上{亏于头,循项下足太陽,循背下至小指之端。其散者,别
      《黄帝内经》--下卷 灵枢篇 刺节真邪,【题解】刺节,指刺法理论中的针刺五节,即振埃、发蒙、去爪、彻衣、解惑;真,指真气而言;邪,指邪气,也就是四时不正之气。本篇讨论了刺节、真邪、解结推引和五邪四个问题,作者只取前后两个内容作为篇名。故篇名为"刺节真邪"。【原文】黄帝问于岐伯日余闻刺有五节,奈何?岐伯日固有五节一日振埃,二日发蒙三日去爪四日彻衣,五日解惑。黄帝日夫子言五节,余未知其意。岐伯日振埃者,刺外经,去陽病也;发蒙者,刺腑输,去腑病也;去爪者,刺关节肢络也;彻衣者,尽刺诸陽之奇输也解惑者,尽知调
      《黄帝内经》--下卷 灵枢篇 论疾诊尺,【本章要点】一、论述了诊尺肤的范围及其诊断价值。说明从尺肤的滑涩、大小、寒热等不同变化,以“从外知内”的原理,可以了解疾病虚实,寒热的属性,表里、上下的部位等。二、观察眼睛所现的五色,可以了解病属何脏;从目中赤脉延伸的方向,以了解目痛病属何经;从赤脉出现在瞳子上的多少,以预测寒热病死期的长短。三、简述龋齿、黄疸、妊娠等的诊断方法,以及血脉变化在诊断上的价值。四、运用陰陽消长、转化的规律,说明四时寒暑往复的变化,由于四季各有不同的气候,所以受邪后至下一季节,可以产生不
      《黄帝内经》--下卷 灵枢篇 官能,【本章要点】一、说明针刺必须知道形与气的关系,注意左右、上下、陰陽、表里以及各经气血的多少、运行的顺逆、出入流注交 会等,以便取穴针治。二、掌握五输穴的生理状况,以及陰陽五行、四时八风、五脏六腑等理论,并结合面部的气色,以断定病变的性质和病灶所在。三、说明凡是太寒在里、陰陽俱虚,以及经气下陷等症,都宜用灸治。四、说明针刺补泄的手法。五、说明带徒的原则,必须根据每个人的能力、性情、志趣和特点,分别传授不同的技术。特别对徒弟要慎重选择,提出:得其人乃言,非其人勿传。【原文】
      《黄帝内经》--下卷 灵枢篇 通天,【本章要点】一、首先提出人的体质性格可以划分太陰、少陰、太陽、少陽、陰陽和平五种类型,并分别说明五种类型人的性情特点。二、其次说明这五种类型人患病治疗上应有所不同,如不注意到生理上的特点,便可能产生严重的副作用。三、最后又分别说明陰陽五态之人在体态与行动表现上的特征。【原文】黄帝问于少师曰:余尝闻人有陰陽,何谓陰人?何谓陽人?少师曰:天地之间,六合 之内,不离于五,人亦应之,非徒一陰一陽而已也,而略言耳,口弗能遍明也。黄帝曰:愿略闻其意,有贤人圣人,心能备而行之乎?少师
      《黄帝内经》--下卷 灵枢篇 邪客,【本章要点】一、说明邪气侵犯人体 ,使人眼睁睁而不能入睡的原因。二、说明人的四肢百节怎样与天地相应的道理。三、具体说明持针的法则,进针的原理,缓用针和舍针的意趣,以及扦皮肤、开腠理究竟怎么处理的方法等。【原文】黄帝问于伯高曰:夫邪气之客人也,或令人目不瞑不卧出者,何气使然?伯高曰:五谷入于胃也,其糟粕、津液、宗气,分为三隧①。故宗气积于胸中,出于喉咙,以贯心脉,而行呼吸焉。营气者,泌其津液,注之于脉,化以为血,以荣四末,内注五脏六腑,以应刻数②焉。卫气者,出其悍气之慓疾
      《黄帝内经》--下卷 灵枢篇 寒热,【本章要点】一、讨论了瘰的成因、治疗方法。二、说明瘰的预后诊断法。【原文】黄帝问于岐伯曰:寒热瘰疬①在于颈腋者,皆何气使生?岐伯曰:此皆鼠瘘②寒热之毒气也,留于脉而不去者也。黄帝曰:去之奈何?岐伯曰:鼠瘘之本,皆在于脏,其末上出于颈腋之间,其浮于脉中,而未内著于肌肉,而外为脓血者,易去也。黄帝曰:去之奈何?岐伯曰:请从其本引其末③,可使衰去,而绝其寒热。审按其道以予之,徐往徐来以去之,其小如麦者,一刺知,三刺而已。黄帝曰:决其生死奈何?岐伯曰:反其目视之,其中有赤脉,上
      《黄帝内经》--下卷 灵枢篇 忧恚无言,【题解】忧恚,就是忧恨忿怒。无言,是指失音证。因为本篇主要论述了由情志内伤所导致的一时性失音证及其治疗,所以篇名为"忧患无言"。【原文】黄帝问于少师日人之卒然忧恚,而言无音者,何道之塞?何气不行,使音不彰?愿闻其方。少师答日咽喉者,水谷之道也。喉咙者,气之所以上下者也。会厌者,音声之户也。口唇者,音声之扇也。舌者,音声之机也。悬雍垂者,音声之关也。颃颡[1]者,分气之所泄也。横骨者,神气所使,主发舌者也。故人之鼻洞涕出不收者,颃颡不开,分气失也。是故厌小而疾薄,
      《黄帝内经》--下卷 灵枢篇 上膈,【题解】上,是逆而上行,膈,为饮食不下。主要论述了膈食证的病因、病理、证候表现和治疗方法,因文章以"气为上膈"名篇,所以名为"上膈"。【原文】董帝日气为上膈[1]者.食饮入而还出余已知之矣;虫为下膈,下膈者,食啐时乃出[2],余未得其意,愿卒闻之。岐伯日喜怒不适,食饮不节,寒温 不时,则寒汁流于肠中,流于肠中则虫寒,虫寒则积聚,守于下管,则肠胃充廓,卫气不营,邪气居之。人食则虫上食,虫上食则下管虚,下管虚则邪气胜之,积聚以留,留则痈成,痈成则下管约。其痈在管内者
      《黄帝内经》--下卷 灵枢篇 行针,【本章要点】一、提出针刺后可出现六种不同反应的问题,进行探讨。二、阐明针刺后出现六种不同反应的原因,是在于各人体 质的不同和气血的盛衰。三、最后指出针刺气逆(如晕针)与愈刺而病愈甚者与体质无关,完全是由于医疗作风的草率或技术上的错误造成的。【原文】黄帝问于岐伯曰:余闻九针于夫子,而行之于百姓,百姓之血气,各不同形,或神动而气先针行;或气与针相逢;或针已出,气独行;或数刺乃知;或发针而气逆;或数刺病益剧。凡此六者,各不同形,愿闻其方。岐伯曰:重陽之人,其神易动,其气易往也
      《黄帝内经》--下卷 灵枢篇 百病始生,【本章要点】一、论述百病发生的原因,有外来致病因素和精神致病因素,而最根本的因素是人体 正气的不足,提出了“两虚相得,乃客其形”的论点。二、指出外感致病因素、致病的传变次序以及由表传里的各种病变。三、说明精神因素和饮食因素等影响内脏的发病情况。四、提出对内外三部发病的治疗原则,特别是“毋逆天时”的治则。【原文】黄帝问于岐伯曰:夫百病之始生也,皆于风雨寒暑,清湿喜怒,喜怒不节则伤脏,风雨则伤上,清湿则伤下。三部之气所伤异类,愿闻其会。岐伯曰:三部之气各不同,或起于陰,
      《黄帝内经》--下卷 灵枢篇 五音五味,【题解】五音,代表五音所属的各种类型的人。五昧,指饮食五味。本篇主要论述了以五音代表的二十五人应调治的部位和分区,以及五味调养五脏的方法,故篇名为"五音五昧"。【原文】右徵与少徵,调右手太陽上。左商与左徵,调左手陽明上。少徵与大宫,调左手陽明上。右角与大角,调右足少陽下。大徵与少徵,调左手太陽上。众羽与少羽,调右足太陽下。少商与右商,调右手太陽下。桎羽与众羽,调右足太陽下。少宫与大宫,调右足陽明下。判角与少角,调右足少陽下。钛商与上商,调右足陽明下。钛商与上角,
      《黄帝内经》--下卷 灵枢篇 阴阳二十五人,【本章要点】本篇根据陰陽五行学说,指人体 禀赋不同的各种体质归纳为木、火、土、金、水五种类型,每一类型,又以五音的陰陽属性及左右上下等各分出五类,合为二十五种人。其中木形之人分为上角、大角、左角(少角)、钛角(右角)、判角之人;火形之人分为上徵、质徵(太徵)、少徵、右徵、质判之人;土形之人分为上宫、太宫、加宫、少宫、左宫之人;金形之人分为上商、钛商、右商、左商、少商之人;水形之人分为上羽、大羽、少羽及众之为人,桎之为人五类。【原文】黄帝曰:余闻陰陽之人,何如?伯
      《黄帝内经》--下卷 灵枢篇 五味论,【题解】本篇主要论述了五味各有所走,五味偏嗜、太过所出现的病理变化,以及因此引起的各种病证,故篇名"五味"。【原文】黄帝问于少俞日五味入于口也,各有所走,各有所病。酸走筋,多食之,令人癃;咸走血,多食之,令人渴辛走气,多食之,令人洞心;苦走骨,多食之,令人变呕;甘走肉,多食之,令人悦心。余知其然也,不知其何由,愿闻其故。少俞答日酸入于胃,其气涩以收,上之两焦,弗能出入也。不出即留于胃中,胃中和温 ,则下注膀胱,膀胱之胞[1]薄以懦,得酸则缩绻,约而不通,水道不行,
      《黄帝内经》--下卷 灵枢篇 动输,【题解】本篇主要论述了手太陰、足陽明和早小陽坯茸血输注的部位,及搏动不休的道理,以及三经与全身气血输注的关系,故篇名"动输"。【原文】黄帝日经脉十二,而手太陰、足少陰、陽明独动不休,何也?岐伯日是明胃脉也。胃为五脏六腑之海,其清气上注于肺,肺气从太陰而行之,其行也,以息往来,故人一呼脉再动,一吸脉亦再动,呼吸不已,故动而不止。黄帝日气之过于寸口也,上十焉息?下八焉伏何道从还?不知其极。岐伯日气之离脏也,卒然如弓弩之发,如水之下岸,上于鱼以反衰,其余气衰散以逆上,故其
      《黄帝内经》--下卷 灵枢篇 五禁,【题解】本篇主要以阐述针刺的宜忌为中心,包括五禁、五夺、五过、五逆等法,其内容以五禁为首,故篇名"五禁"。【原文】黄帝问于岐伯日余闻刺有五禁,何谓五禁?岐伯日禁其不可刺也。黄帝日余闻刺有五夺。岐伯日无泻其不可夺者也。黄帝日余闻刺有五过。岐伯日补泻无过其度。黄帝日余闻刺有五逆。岐伯日病与脉相逆,命日五逆。黄帝日余闻刺有九宜。岐伯日明知九针之论,是谓九宜。黄帝日何谓五禁?愿闻其不可刺之时。岐伯日甲乙日自乘[1],无刺头,无发蒙[2]于耳内。丙丁日自乘,无振埃[3]于肩喉
      《黄帝内经》--下卷 灵枢篇 玉版,【本章要点】一、说明针的重要作用。治疗民众的疾病,针是最重要的工具之一。二、具体指出痈疽发生的原因:喜怒无常、饮食不节。三、说明疾病都有逆顺的情况,要区别不同情况,就需要仔细辨别。四、指出上下手足各条经脉,有一定的禁刺范围,因此针刺治疗时,要提高警惕,不要违犯。【原文】黄帝曰:余以小针为细物也,夫子乃言上合之于天,下合之于地,中合之于人,余以为过针之意矣,愿闻其故。岐伯曰:何物大于天乎?夫大于针者,唯五兵①者焉,五兵者,死之备也,非生之具。且夫人者,天地之镇②也,其不可
      《黄帝内经》--下卷 灵枢篇 卫气失常,【本章要点】一、概括说明卫气失常后产生的病变和针刺治法。二、指出在诊断皮、肉、气血、筋、骨等病变时要注意体征的变化。三、指出脂、膏、肉三种不同体质人的气血多少的差异与体形之不同。【原文】黄帝曰:卫气之留于腹中,搐积不行,苑蕴①不得常②所,使人支胁胃中满,喘呼逆息者,何以去之?伯高曰:其气积于胸中者,上取之,积于腹中者,下取之,上下皆满者,傍取之。黄帝曰:取之奈何?伯高对曰:积于上③,泻人迎、天突、喉中;积于下者,泻三里与气街;上下皆满者,上下取之,与季胁之下一寸;重
      《黄帝内经》--下卷 灵枢篇 贼风,【题解】贼风,系指四季气候异常所形成的邪气,俗称外邪。因文中主要讨论外邪侵袭人体 所发生的疾病,故称为"贼风"。【原文】黄帝日夫子言贼风邪气之伤人也,令人病焉,今有其不离屏蔽 ,不出空穴[1]之中,卒然病者,非不离贼风邪气,其故何也?岐伯日此皆尝有所伤,于湿气藏于血脉之中,分肉之间,久留而不去;若有所堕坠,恶血在内而不去。卒然喜怒不节,饮食不适,寒温 不时,腠理闭而不通。其开而遇风寒,则血气凝结,与故邪相袭,则为寒痹。其有热则汗出,汗出则受风,虽不遇贼风邪气,必有因
      《黄帝内经》--下卷 灵枢篇 水胀,【本章要点】一、说明了水胀、肤胀、鼓胀、肠覃、石瘕等的病因、症候、病机以及其间的鉴别诊断等。二、对肠覃和石瘕指出了治疗原则;对肤胀和鼓胀说明了针刺的方法。【原文】黄帝问于岐伯曰:水与肤胀、鼓胀、肠覃、石瘕、石水,何以别之?岐伯曰:水始起也,目窠①上微肿,如新卧起之状,其颈脉动②,时咳,陰股间寒,足胫肿,腹乃大,其水已成矣。以手按其腹,随手而起,如裹水之状,此其候也。黄帝曰:肤胀何以候之?岐伯曰:肤胀者,寒气客于皮肤之间,然不坚,腹大,身尽肿,皮厚,按其腹,窅而不起,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