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环保欠了那些债?

时间:2017-07-20 16:41:53来源:网络收集Tags: 金山 太平洋 毫不讳言 绿水青山 急先锋() 来顶一下

2015019期

2009年,福建鼎信实业有限公司“年产30万吨镍合金暨50万吨不锈钢项目”作为地区年度重点建设项目入驻宁德福安。该项目依托从印尼、菲律宾等地的进口红土镍矿,利用干燥窑-回转窑焙烧预还原-(全封闭式)电炉熔炼工艺(简称RKEF工艺)生产镍铁合金及不锈钢。6年过去,鼎信系列项目累计投资80多亿元,年产镍铁130万吨、不锈钢粗钢400万吨,产值达320亿元(2014年),带动就业人员1.2万人,企业已经成为我国最大的不锈钢企业。

发展的代价也十分惊人。2013-2015年期间,鼎信项目被当地环保部门先后13次立案查处环境违法行为,下达各类整改通知29份,累计处以罚款168万元。周边村民养殖的水产(海带、紫菜和龙须菜等)大量减产,临近厂区废渣堆放处的果树园中也出现了果树死亡的现象。更令当地村民不满的是,企业居然不顾环评要求,在卫生防护距离内的环境敏感点(村民)搬离之前,就已经投入生产。

鼎信现象并不罕见

实际上,近3年来,包括广西北海诚德镍业、山东郓城思达镍业、江苏东海金德瑞镍业等在内的多家镍铁合金冶炼企业均曾被曝光污染严重,吉林吉恩镍业甚至因此被国家环保部“点名”。

亚洲与太平洋地区红土镍矿合作组织秘书处主任俞江均接受《经济》记者采访时指出,现在常见于不锈钢生产中的镍铁合金,其实是一种非常晚近的产物。“直到本世纪初,不锈钢的生产都是以纯度为99.99%的电解镍作为原料,价格相当昂贵。但随着价格相对低廉的镍铁合金被中国人冶炼发明,不锈钢的生产成本大大降低。”

在过去的十几年间,中国镍铁产业首先在东部沿海地区萌芽,后来逐渐延伸遍及各个区域,冶炼工艺也从土法冶炼快速提升到33000KVA矿热炉和RKEF等新技术,再到今天被宝钢德盛、北海诚德、青山鼎信等广泛采用的镍矿冶炼直接“热转热送”进入不锈钢冶炼环节的新工艺流程,进一步降低了生产成本,加速了不锈钢的广泛普及应用。

据统计,2014年我国镍铁产量达到1150万实物吨(约合47.7万金属吨),不锈钢的粗钢产量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2169万吨,约占世界不锈钢粗钢总产量的52%。从15年前进口量是国产量2.36倍的纯进口国,到今天占据世界产量半壁江山的出口大国,镍铁合金功不可没。

2015上半年,中国不锈钢粗钢产量已经超过1180万吨,中国金属材料流通协会不锈钢分会秘书长李强预计:“2015年全年不锈钢粗钢产量完全可能达到2350万吨,占全球产量的比重将进一步提升到53.5%左右。”

李强对全国一半以上的镍铁合金、不锈钢生产企业都非常熟悉,对鼎信项目也并不陌生。他告诉《经济》记者:“在鼎信项目中发生的,只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北海诚德项目周边的村民在反对,宝钢湛江项目周边的村民也反对??太普遍了。说白了,就是钱的问题。”

钢铁环保欠了那些债?

在李强看来,鼎信项目未必确实造成了多么严重的污染,他甚至断言,如果拥有最新设备技术、最新环保理念的青山鼎信项目都不达标,“全国95%的钢企都不会合格”。

那么,鼎信项目到底是污染祸首还是环保急先锋?钢铁产业的整体排污情况又在什么水平?

钢企普遍难达环保标准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秘书长李新创接受《经济》记者采访时毫不讳言地承认:“钢铁行业确实是污染严重行业。除了废水、废气以外,还有+6价的铬等重金属废弃物??如果排放不达标,一定会造成非常严重的污染。而恰恰是这些钢铁冶炼企业,往往达不到标准。”

但他同时强调,“就环保而言,世界上最好的钢铁企业在中国,比如宝钢、唐钢,最差的也在中国。总体来讲,不锈钢企业不如碳钢企业环保,中小企业也稍微差一些。到底有多少企业能够达到环保要求,真的要打问号。”

事实上,金属冶炼加工业一直是遭到污染投诉最多的行业之一。仅在今年上半年,国家环境保护部“12369”环保举报热线受理群众举报696件,其中97件来自金属冶炼加工业,约占受理总数的13.9%。虽然相比2014年同期的19.1%有所下降,但仍然位列污染行业前三名。

李强则分析说:“钢铁企业污染物排放不达标,往往可能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设备老旧,二是环保设施不全。一般情况下,冶炼高炉在1080立方米以下的,基本上设备都很老旧。而环保设施不全的问题,则常见于老国企和部分民营企业。老国企是因为政府没法管,民营企业很可能是因为存在官商勾结。”

照此标准,始建于2009年的鼎信项目明显不在其列。“这个时候进入市场的,一定采用的是最新的技术、设备,否则不要说环保,连市场竞争都没法参与。更重要的是,鼎信项目是由政府批准的。而且,搞这么大的项目,仅凭‘关系’是搞不下来的,一定是企业本身有实力。”李强说。

李新创却表示:“虽然我没有去过鼎信的工厂,但我知道,很多企业达不到太钢、宝钢的标准,一定不会满足排放要求。更何况,建厂6年,就造成了水产减产、果树死亡的恶果,一定没有做到达标排放。”

产能严重过剩,中小钢企仍在“蛮干”

据统计,截至2014年底,我国粗钢产能达到11.6亿吨。辉煌的数字背后,除了越来越严重的环境污染,还有无法掩盖的钢铁产销矛盾。

“从2011年第四季度开始,钢铁主业一直在亏损。亏损原因很多,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产能过剩。产能多、产量多、企业数量多、债务多、不合法的企业多,竞争太残酷。”李新创说,“实际上,从2008年开始,钢铁产业就出现了产能过剩的迹象,但是‘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实施后,带动了市场,掩盖了过剩的事实。不过,从2011年第四季度开始,终于掩盖不住了。”

李强也告诉《经济》记者,2013年以来,海鑫、川威等大型钢铁企业陆续陷入了破产危机。如果不是当地政府提供了包括临时性补贴在内的种种扶持措施,相当一部分钢铁企业早就无力维持生产了。

2014年,我国粗钢表观消费量出现了30年来首次下降,同比下降3.4%至7.38亿吨;而粗钢产量却同比增长1.2%至8.23亿吨。钢铁产销矛盾越来越严重,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钢价也从2008年的顶峰下降了近70%,企业亏损不断增多。“虽然2014年铁矿石价格巨幅下降使得钢铁行业利润率有所回升,但平均利润率也仅仅只有0.74%。”李强说。截至今年8月,钢铁产业全行业亏损180亿元,主营业务亏损更是高达436亿元。

回顾钢铁产业十余年的发展历程,民营钢铁企业发展迅猛,曾经是我国钢铁产业发展的主力军。不过,由于受到种种因素制约,大多数民营企业主要着眼于中低端的钢坯、建材、板材、管材等领域。不少华北民营钢厂只能冶炼钢坯,品种非常单一。“设备规模小、技术水平低、能源浪费大、环保措施少、社会效益差等低水平问题越来越突出。”李强说。

“新环保法和新的排放标准公布了,好多中小企业竟然不知道,还在蛮干。”李新创说,达标企业和不达标企业的吨钢成本相差近200块钱,在全行业亏损的环境下,这并不是一个小数目。“背着200多块钱环保成本的‘包袱’,达标企业能和那些不合法的企业竞争吗?再这样放任污染企业赚环保的钱,迟早要把好企业拖垮了,最终只会导致‘劣币驱逐良币’的局面。”

严抓环保,促进钢铁产业健康发展

就钢铁产业的发展而言,支持者会强调:即便其从局部破坏了生态,影响了部分人群,但却拉动了地区经济发展。“这就相当于问一个人,吃饭重要还是健康重要。当他吃饱了的时候,健康重要;但当他饿肚子的时候,吃饭重要”,李强说。反对者则提出:既要金山银山,也要青山绿水。不能因为要金山银山就破坏绿水青山,不能以破坏环境为代价发展经济。

然而,在李新创看来,在钢铁产能严重过剩、全行业深陷亏损泥淖的今天,严抓环保就好比为钢铁产业刮骨疗毒。“中国今天需要、明天需要、后天还需要钢铁。但是,有一些钢铁企业,进口原料、出口产品、留下污染,要它们有什么意义?现在产能过剩这么严重,关停一大批排污不达标的企业都没有问题。这么做,对于钢铁产业的健康发展是一件好事。”

目前,新环保法和新的钢铁行业系列标准已经全面实施,在这一史上最严环保政策的压力下,以往钢铁行业粗放式发展积累的一些环保欠账,将在“十三五”时期集中进行整改和完善。“我们并不是不要发展,而是要在满足环保要求的前提下,推动冶金行业的绿色发展。”李新创说。

原文来源:《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