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烟尘弥漫 环评何以过关

时间:2017-07-20 16:45:25来源:网络收集Tags: 弟弟 宁德市 怨声载道 必经之路 烟尘() 来顶一下

2015016期

今年66岁的福建省宁德市湾坞镇龙珠村村民郭松玉,日前遭遇了惊魂一刻。

2015年7月28日下午5点左右,5名身着福建鼎信实业有限公司(下称“鼎信实业”)保安制服的青年男子,拦在了她回家的必经之路上。

“我问他们:‘我又没有犯法,你们有什么理由不让我回家?’他们无话可说。”郭松玉说。

僵持许久,郭松玉决定前往朋友家凑合一晚。没想到,5名青年男子中的两人仍然尾随其后。“晚上一点多,我去院子里上厕所,他们居然还在房子外面守着。把我吓得不行,后来我就报警了。”

她向《经济》记者推测,之前有记者来她家采访了解污染情况,引起了企业的忌惮,这一天之所以不让她回家,可能也是因为有记者来访。

平日里辛勤开掘山地园田、栽培香蕉等水果,郭松玉一家的生活倒也富足和乐。直到2009年,青拓实业集团旗下数家“鼎信系”镍铁合金生产企业开始入驻湾坞。

“刚来的时候,我们还感觉不到影响。”村民兰义成告诉《经济》记者,几家工厂最初的生产规模都比较小,但是一直在慢慢扩建。

随着厂区占地越来越广,投产规模越来越大,工厂与周边村落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经常会冒烟,很刺鼻。村子里的人也不知道怎么处理,开始只是在家里发发牢骚。等到实在受不了了,就一起去堵在厂房门口,不让它们生产。”兰义成说。

到今天,郭松玉家大门距离鼎信实业三期项目仅有20余米。机器运转的轰鸣声、难闻的异味和大量飘散的烟尘,使得这个曾经远离喧嚣的偏僻村庄再也不复平静。

市政府:鼎信项目符合地区发展要求

从地图上看,湾坞镇地处福建省宁德市东部沿海区域,依山傍海,呈半岛状。总面积96平方公里,海岸线长36公里。半岛海域的下游,正是我国沿海珍贵经济鱼类大黄鱼的天然繁殖基地——被列入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的官井洋。

根据行政区划,湾坞镇隶属福安(注:福安是宁德下属的县级市),下辖24个村委会——其中14个沿海行政村,10个少数民族聚居村,1个老区基点村(半岭),人口总数超过3万。

湾坞镇政府官方网站披露的资料则显示:湾坞滩涂资源丰富,以蛏、弹涂鱼、海带、紫菜、龙须菜为主的水产养殖业产量可观,大宗经济作物包括葡萄、龙眼、杨梅、荔枝和香蕉等。

2009年,福建鼎信实业有限公司“年产30万吨镍合金暨50万吨不锈钢项目”作为宁德和福安2009年重点建设项目入驻湾坞。该公司及其后入驻的福建鼎信镍业有限公司,主要依托从印尼、菲律宾等地的进口红土镍矿资源,利用干燥窑-回转窑焙烧预还原-(全封闭式)电炉熔炼工艺(简称RKEF工艺)生产镍铁合金及不锈钢。

宁德市委宣传部在向《经济》记者提供的一份书面材料中写到:鼎信实业、鼎信镍业和鼎信科技是鼎信系列项目的三部分,由福建青拓集团(中国企业500强青山控股集团下属子公司)在福安(湾坞)临港片区投资建设。项目符合《海峡西岸经济区发展规划》和《福建省冶金工业“十二五”发展规划》要求,同时也是符合上海环科院编制的《环三都澳区域发展规划环境影响报告书》的项目。“目前,系列项目已投资80多亿元,形成年产镍铁130万吨、不锈钢初钢400万吨、热轧不锈钢板400万吨、棒线材60万吨,2014年产值320亿元,就业人员1.2万人,是全国最大的不锈钢企业。”

记者观感:烟尘弥漫,喉咙不适

2015年9月1日,《经济》记者在当地环保志愿者兰弟弟的的引导下,从宁德市城区乘车前往湾坞镇。他曾作为村民代表参与鼎信实业三期项目环评听证会。

自湾坞镇步行前往工贸集中区期间,记者常常见到标有“宁德—湾坞—大唐火电厂”字样、表面几乎完全被尘土覆盖的载客面包车和标有“鼎信镍业”字样、运载灰黑色固体颗粒的货车往返穿梭于公路间。深入工贸区后,记者没有闻到异味,却明显感受到空中弥漫着大量烟尘,喉咙干涩、十分不适。

兰弟弟和当地村民将记者带到了一处山坡上,从这里可以俯瞰鼎信镍业和鼎信实业的生产情况。

记者注意到:鼎信镍业位于半岛东海岸南部,西、北与山峦相接,东边临海,南与浮溪村相邻,距离一公里左右。工厂大门前整齐排列着上百辆摩托车和自行车,一平方公里左右的厂区中,密布着二三十个烟囱,其中两三个正在排放废气。鼎信实业则位于半岛西海岸,西邻白马港,东南有龙珠村,东北靠近龙珠兜村,南与大唐火电厂临近。厂区内,两只数十米高的烟囱正在排放废气,厂房屋顶几乎完全被尘土覆盖。

“现在才一两个烟囱工作,等到晚上,更多的烟囱都在排烟。尤其是天快亮的时候,气味更是难闻。”兰义成说。

不过,令记者不解的是,既然大唐火电厂就在鼎信实业和鼎信镍业旁边,与村庄的距离也不远,村民们何以认定“难闻的废气”来自鼎信的排放?

据兰义成介绍,大唐火电厂早在2002年、2003年左右就已经进入该地建厂,从湾坞镇至半岛南端的公路就是那时候修筑的。另外,“大唐的烟囱几百米高,我们基本上感觉不到。但是这个厂来了,烟囱只有几十米高,烟就在我们屋顶附近冒,实在受不了。”

兰弟弟及当地其他环保志愿者曾经多次同鼎信、环保局对话,他告诉《经济》记者:“鼎信最开始还和我们讲这个就是水蒸气,没污染。白天这种白烟还可以勉强说是水蒸气,一到晚上,周围的烟尘排放一下子就多起来,谁都不会相信那是水蒸气的。”

村民:收入锐减,外出谋生

兰义成指着鼎信实业工厂厂区回忆说:“现在这么一大块地都是鼎信的,但是建厂之前,靠近村庄的这一边都是水稻田,靠近海岸的那一侧是围垦的滩涂,主要用来搞水产养殖。”

记者还了解到,由于鼎信实业多年来持续扩建,龙珠村村民的耕地几乎被当地政府征收殆尽。

依据我国现行的土地征收补偿标准,耕地征收的赔偿一般在每亩6万元左右。

兰义成告诉《经济》记者,“一亩地补偿给我们4万元。”

屋漏偏逢连夜雨。近几年,湾坞周边海域水产养殖的收成也很差,龙须菜、紫菜大量减产,出海打渔捕捞到的鱼类品种也明显变少。“我们搞养殖,原来一年能赚十几万元。现在污染这么严重,大量减产,一年只能赚到三四万元。有的人家都不够花销,只能外出打工。”兰义成说。

能提供上万就业岗位的工厂已经开到了家门口,为何村民还要外出打工?

多位当地村民告诉《经济》记者,鼎信几乎不雇佣本地人。“现在在厂里面上班的本地人,都是有村长、村主任的介绍这种关系才进得去。”

记者注意到,鼎信实业厂区周边还保留着不少养殖跳跳鱼的鱼塘,靠近海岸的部分还有村民在养殖龙须菜和鲍鱼。“我们也不知道有没有受到污染,可是反正大家都没事情做。虽然减产了,能赚一块钱也是赚呀。”

市环保局:污染物排放达标

实际上,令村民怨声载道的污染问题,早已引起了当地政府部门的关注。据当地媒体报道,仅在今年6月、7月和8月间,宁德市委市政府的领导就曾多次前往湾坞工贸集中区了解企业整改和环保督查情况。日前,宁德市委副书记李转生前往鼎信企业调研,在听取了企业和环保部门的汇报后,对鼎信企业在环保问题整改工作上取得的阶段性成效,给予了充分肯定。

那么,鼎信企业在环保问题整改工作中到底取得了哪些成效?就此,《经济》记者致电湾坞镇政府,希望能够和工贸区的相关负责人取得联系,了解鼎信项目整改落实的具体情况。镇政府工作人员问清楚记者的采访问题后表示,他们没有权力接受和安排媒体进入工贸区采访,需要与宁德市委宣传部联系。

记者遂于2015年8月27日致函宁德市委宣传部,要求对相关负责人进行采访。收到约访函当天,宣传部新闻科的一位周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环保问题的整改需要时间,没那么快取得成效”,并委婉地告诉可能不方便安排采访。

令记者意想不到的是,2015年9月1日晚10点和2015年9月2日上午,这位周姓工作人员先后致电记者和《经济》杂志社,表示愿意配合媒体工作。但他同时告诉记者,“地方经济发展不容易,希望获得媒体的支持,尽量不要报道”。在记者的坚持下,他表示会安排宁德市环保局接受采访。

2015年9月21日早间,记者收到了宁德市环保局回复的书面材料。其中特别提到:2012年以来,市、县环保部门先后13次对鼎信系列项目存在的未批先建、污染物在线监控设施不正常运行、球磨废水超标排放、固废处置不规范等环境违法行为依法立案查处,累计处以罚款168万元、下达各类整改通知29份。

“2013年9月以来,督促系列项目落实环保问题整改40多项;2015年3月,对鼎信系列项目的环保设施建设开展‘回头看’,再次要求其落实环保问题整改20项;8月11日,再次要求系列项目落实环保问题整改,并开展‘一旬一督查,一旬一通报’,督促落实整改。8月31日,再次要求系列项目加大投入,加快整改。”

环保局似乎已经采取了措施,但兰义成并没有感觉到废气排放有所减少。他说:“以前环保局一个月检查一次,现在一个月检查3次。检查那天,烟囱的烟就少很多,我们就知道有领导要来。但是其他时候,鼎信废气排放一点都没有收敛。”

环评真实性存疑

根据宁德市环保局提供的数据,2015年6月11日-13日、6月29日-7月1日,鼎信项目周边沙湾村、上洋村、半屿村、浮溪村、龙珠村、下华山村等6个环境空气敏感点的监测结果显示,各监测指标(TSP、SO2、NO2、PM10)均符合环境空气质量二级标准(也即居住区、商业交通居民混合区、文化区、工业区和农村地区的空气质量要求)。

当地村民却很难相信这一监测结果,他们告诉记者,原本只有春季常常下雾的湾坞半岛,现在常年烟雾缭绕。“今年,有20多个人去应征参军,体检时检查出来肺部有问题,没有一个人合格。”与此同时,最近几年,村子里患癌症的人越来越多,他们怀疑,这和常年吸入鼎信排出的废气有关。

但是,宁德市环保局却在书面材料中提到,它们曾于2015年4月27日和28日,分别对鼎信镍业和鼎信实业多处排气口(筒)排出的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颗粒物等相关指标进行监督性监测,结果表明:各相关监测因子均达标。

当地村民和环保部门各执一词,孰是孰非又该如何判断?

记者发现,就在上述排污监测达标的3个月后,宁德市环保局会同福建省环保厅开展为期一周的全面排查时,又发现了鼎信系列项目存在“原料运输跑冒滴漏、废气处理不到位、固废处理不规范”等问题。由此看来,上述监测结果达标并不能全盘代表鼎信生产的日常状态,事实如何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2015年6月18日,宁德市就“福建鼎信实业有限公司镍铁合金及深加工配套三期项目环评审批的环境保护行政许可事项”举行听证会。作为该听证会所涉及的利益相关人,湾坞镇村民兰义城、陈子春、兰弟弟、陈命庄通过申请,获准参与听证。

在听证会举行前夕,兰义成等人拿到了福建省环境科学研究院对鼎信二期所作的环评报告简本。当看到公众参与环评问卷调查对象名单时,他们发现,地址栏标注跟他们是同一个村的人,他们却从没听说过。几人按照名单,挨家挨户地走访了鼎信项目周边的浮溪村、半屿村、龙珠村和白马村后发现:被标注居住于此的177位村民中,竟有111人不在这4个村子的户口上。浮溪村的村干部还告诉兰义成,其中有6人是镇里的干部。

半屿村村民陈命庄的代理人、环保志愿者尤勋曾经按照名单公示的电话一一致电核实。他告诉《经济》记者,接电话的人中,大部分都是外地口音,还有人甚至对环评一无所知。面对鼎信二期和鼎信三期99%和98%的公众满意度,尤勋愤慨地说:“简直就是造假”。

更蹊跷的是,出具环评报告的福建省环境科学研究院、宁德市环保局、鼎信实业三方均对此问题闭口不答。那么,这份报告到底能不能反映项目投产后可能造成的环境影响?其提出的预防或减轻不良环境影响的对策和措施又是否真实有效?谁来评判报告的科学性?监管部门是否尽到了监管责任?

原文来源:《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