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纳入SDR成倒逼内部改革的催化剂

时间:2017-08-02 12:18:28来源:网络收集Tags: 人民币 相辅相成 突飞猛进 催化剂 货币() 来顶一下

2015011期

张茉楠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世界经济研究室副研究员

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将会增强SDR货币篮子的代表性,也对稳定世界金融局势起到重要的作用。

近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代表透露,继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之后,人民币可能很快就会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SDR)。加入SDR何以成为人民币国际化的目标?

从一定意义上讲,加入SDR等同于IMF正式为人民币作为国际储备货币背书。SDR具有超主权储备货币的特征,是对国际货币影响力的一种表征,是可以自由兑换国际储备货币的一种“权力”。

IMF依据各成员国缴纳份额的比例进行SDR分配,以作为除“普通提款权”以外的储备资产补充。作为SDR的持有者,成员国可以在发生国际收支逆差时,动用配额向IMF指定的其他成员国换取外汇,偿还IMF的贷款并支付利息,还可充当国际储备。

IMF每隔五年对SDR进行一次评估。按照标准,SDR篮子的组成货币必须满足两个条件:一是加入的货币必须是IMF参加国或货币联盟所发行的货币,该经济体在考察期内是全球四大商品和服务贸易出口地之一,符合“主要交易国”标准;二是该货币在国际交易支付中广泛使用并在主要外汇市场中广泛交易,为《基金协定》第30条第f款规定的“自由使用货币”。

就第一个条件而言,中国是全球第一大商品出口国、第五大服务出口国,两者合计稳居全球第三大商品和服务出口国地位,仅次于欧盟和美国,早就符合条件。关键在于第二条标准,也就是人民币要广泛用于国际支付及在主要外汇市场上广泛交易。目前,人民币正在向这一标准靠近。

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 SWIFT)数据显示,目前人民币是全球第二大贸易融资货币。在全球支付市场,人民币的市场占有率从2 012年8月的0.84%到2014年1月的1.39%,再到2015年明的2.79%,拓展的速度可以说是突飞猛进。今年8月份,人民币首次超越日元成为全球第四大支付货币。

跨境贸易结算和跨境存款增长迅速。据统计,央行已与32个国家和地区的货币当局签署货币互换协议,总额3.1万亿元。2014年全年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量达6.55万亿元,同比增长41.6%。离岸人民币债券和其他人民币资产市场蓬勃发展。截至4月末,境外中央银行或货币当局持有人民币资产余额约6667亿元。

此外,中国与亚洲、欧洲各国建立人民币清算安排、核准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协定货币互换协议都是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的重要步骤。特别是近两年对欧洲有重大突破。

中国银行发布的跨境人民币指数报告指出,欧洲与中国内地的跨境人民币实际收付量快速增长,英国、德国、卢森堡、法国实际收付量同比翻番,占中国内地人民币跨境收付总量的8%。2014年以来,中国已经与英国、德国、卢森堡、法国、瑞士分别签署了人民币清算协议,形成了“五足鼎立”的人民币离岸中心格局。一个覆盖欧洲的人民币货币互换网络正在形成。

推动中国金融改革开放,人民币国际化、自由浮动汇率、利率市场化和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四位一体”相辅相成。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一直是阻碍中国资本项目开放、人民币国际化和增强货币自主权的关键因素。其实,央行推进人民币形成机制改革的步伐一直没有停歇。早在1994年,中国就开启了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市场化改革,开始实行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单一的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2005年7月进行汇率改革,开始实行以市场为基础的、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的、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并将银行间即期外汇市场人民币对美元日波幅限定为千分之三。此后,2007年、2012年、2014年持续将波幅扩大至2%。近期以来,央行进一步完善人民币中间价机制,完善IMF提出的相关技术要求。

当前,人民币纳入SDR“门槛”的主要障碍还是资本项目可兑换。解决办法是资本账户开放。它既可消除人民币加入SDR的技术障碍,也有利于打消部分国家在资本项目可兑换方面的要价。因此,资本账户开放变成决定人民币是否进入SDR的关键。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中国一直在积极推进资本账户开放,推进贸易投资便利化,扩大进口先进技术和关键设备、必需的资源、原材料。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逐步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支持国内有条件的企业利用境外资产价格大幅下跌的机会扩大风险低、收益稳的国际并购,有序放宽境内机构和个人对外证券投资的限制。积极完善金融风控机制和宏观审慎管理框架,为人民币人篮铺路。

根据渣打银行的测算,如果人民币加入SDR,未来全球至少有l万亿美元国际储备将转为以人民币存储,这将更好地反映世界经济格局的变化。同时,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将会增强SDR货币篮子的代表性,也对稳定世界金融局势起到重要的作用。

对中国而言,纳入SDR并非最终目标。加入SDR是一次倒逼内部改革的过程,将为中国对外开放提供新的催化剂。

原文来源:《徽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