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去旅行?

时间:2017-08-05 16:30:48来源:网络收集Tags: 问道 渴望 千难万险 经久不息 见多识广() 来顶一下

2015023期

人们对旅行的想象和要求,闪闪发光地照亮了他私人生活中的缺失。

陈丹燕

有时,我在自己的旅途中,在某处街角的咖啡馆里安顿了,守着自己的咖啡和蛋糕,看街上来来往往的人。我试着从人群中剔出旅行者,像在一只煮熟的鸡翅膀里别出骨头。看他们手里的日产相机,看他们身上的THENORTHFACE牌的美制风雨衣,看他们衣袋里露出一个角的孤星旅行丛书,看他们桌上放着的明信片,看他们身上的某处呈现出来旅行者专有的矛盾气质:警觉与放任,寂寞与疯狂,小心翼翼与蠢蠢欲动。有时我也猜想他们为什么来此地旅行。

“你为何来此地旅行?”有谁没在旅行中被人这样追问过呢。

“嗯,这个嘛,我有点假期。”

有点支支吾吾的回答,只因为不知道怎么解释。旅行的原因,难道不就像一支牙刷那样不可公用的吗,甚至都很难启齿。

有人为得到日常生活中没有的享受而旅行。他要住最豪华的酒店,在谦恭美貌的侍应生彬彬有礼的照料下进餐。他从不肯响应放在床头和浴间大理石桌子上的环保卡片,他就喜欢每天的浴巾都是没用过的,每天的床单也都刚刚熨过,哪怕连自己的身体留下的皱褶也没有。这难道不是实现了凡人心底里埋藏的富豪梦想吗?他可以暂时将这间四季如春,处处有殷勤笑脸的酒店想象成自己的家。房门钥匙就在衣袋里躺着,哪怕只有三天。

有人为艳遇而旅行。既然旅行时的生活好像崭新的开始,每次旅行都像一次短暂到无须负责就已经结束的轻松人生,为什么不格外享受一下轻松的爱情呢?那温柔的,来不及被日常生活破坏的感情甚至是宿命般的。当你与你的爱在陌生的阳光下劈面相遇,你的爱问道:“是你吗?”

还有人为塑造更好的自己而旅行。他中学时代的历史课和地理课、美术课和音乐课显然还未过瘾,无论他那时候是不是名好学生,现在向实地求证的欲望和收获,对他来说有显而易见的伟大意义——通过旅行学到什么,终于成为见多识广的人,成为与广大的世界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人,成为视野宽广的人。对这样的旅行者来说,千难万险都不怕,就是不能将他们再关在一个禁锢的国境线内,再过失去私人护照的生活。

人们对旅行的想象和要求,闪闪发光地照亮了他私人生活中的缺失,那些童年时代已悄然留存于心的梦想,那些平静安适的外貌后面,无法解脱的隐痛和欲望,还有体面的日常生活里强烈的窒息感,和经久不息的好奇心,这好奇心来自安稳的生活,也来自被制约的生活,还来自对毁灭的隐秘渴望。

这些想象是如此私人化,类似隐私。所以,当人们唱歌般漫不经心地询问一个旅行者,“你为何来此地旅行?”旅行者总是满腹心事地低头笑一笑,也许不知从何说起。

“你为何来此地旅行?”这样的问题我也回答不了。

我不能说我只是在闲逛,不为干什么。更不能说我只是想和自己多待一会,这简直是个中篇小说的第一句话。希望能独处,这一直是我长途旅行最真实的理由,但说出口来,却显得太做作。

我总要找到一个在当地日常生活中最合理的解释,就像一个人即使对自己的裸体并不自卑,但还是需要穿衣遮体。这么多年来,我因地制宜地说了多少谎。甚至,为此说谎也成了件意义非凡的事。类似穿上不同的衣服,能使人对自己有新的感受和认知一样,在意大利,当我说自己是个学艺术史的在读博士,我发现自己心中真的希望能在意大利读一个艺术史的博士,也对自己几乎不能说意大利语深感绝望。旅途中的谎言,有时也是发自内心那些被忽视了的角落。那些从未被满足的期待,假借搪塞之词,终于浮出了水面。于是,这些谎话制造与使用的过程,成了认识自己的另一种途径。

旅行真不简单。

人们有时像保护隐私一样保护自己开始旅行的原因,因为它的确是一条通向这个人心灵世界的道路。

(选自《我的旅行哲学>)

上一篇:声音 下一篇:别对养老金做牛市梦
原文来源:《商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