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语言学视域下的二语词汇教学

时间:2017-05-20 01:21:02来源:网络收集Tags: 翻译 视域 语词 千差万别 有的放矢() 来顶一下

2015012期

[作者简介]李黎,女,河南南阳人,平顶山学院公共外语教学部副教授,硕士,研究方向:心理语言学、第二语言习得、外语教学。

心理语言学视阈下的二语词汇教学

李黎

(河南平顶山学院 公共外语教学部,河南平顶山467000)

[摘要]本文从心理语言学的心理词汇概念出发,对二语词汇学习中面临的主要问题进行分析,提出二语词汇教学要引导学生树立科学词汇观、直接学习与间接学习相结合、多角度接触单词和克服母语依赖以顺利渡过石化期,以最终建立起具有学习者自身特点的二语心理词汇网络。

[关键词]心理词汇;二语词汇教学;心理词汇网络

[中图分类号]H319[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672-8610(2015)12-0079-02

词汇是语言的基础,只有掌握足够量的词汇,才能顺利地进行听、说、读、写、译等语言技能活动。对教师而言,可以不囿于词汇习得理论和词汇学习策略的限制,通过学习心理语言学,提升对词汇学习内在规律的认识,从而树立科学的词汇观,使自己能够针对学生不同的特点和需求,有的放矢地开展二语词汇教学。

一、心理词汇与二语词汇学习

1.心理词汇概述。心理词汇(mentallexicon或internal lexicon)是心理语言学中的重要概念,是研究人们如何在记忆中保存词语的,怎样辨认和提取词语的,怎样理解词语的意义的。[1]

词汇如何储存于记忆被称为心理词汇的组织。根据语义网络理论,二语心理词汇存在于一个语义网络(semanticnetwork) 中,每个单词就是心理词汇网络上的一个节点,这些节点通过各种语言的和非语言的信息途径与其他心理词汇相联接构成一个复杂的关系网络。[2]

如何从人脑中提取词汇则被称为心理词汇的激活。Collins (1975)等人提出激活扩散模型(spreading activation model),该模型之后也被进一步完善,但其核心思想被广泛接受。该模型认为在词的激活扩散过程中,激活先始于其中的某一节点,再扩展到整个网络并激活与此相关的节点。整个过程犹如抛石入池,一石激起层层涟漪。然而,因受到石头掉入的强度、水池各部位离石头掉入点的远近及等待过程的长短等因素的影响,涟漪的波纹大小却非一样。[2]

2.从心理词汇看二语词汇学习。关于词汇的重要性,英国语言学家D.A.Wilkins有一句广为流传的名言:“没有语法,人们不能表达很多东西;没有了词汇,人们则无法表达任何东西。”心理词汇作为词汇在人脑中的心理表征,其对词汇学习的重要启示作用自然不言而喻。心理词汇研究使得我们对词汇学习中的一些重要问题有了更为深刻的认识。

1)掌握一个英语单词标准是什么?根据Wallace(1982)的观点,真正掌握一个单词,就必须符合以下要求: (1)识别其书面和口头形式;(2)随时回忆起来;(3)与适当的物体或概念联系起来;(4)以适当的语法形式使用它;(5)口头上清晰地发音;(6)书写中正确地拼写;(7)按正确的搭配使用它;(8)按其适当的正式程度运用它;(9)意识到词的内涵意义与联想意义。[3]

看起来挺复杂的,但却与人们头脑中以复杂语义网络形式存在的心理词汇却互相映射,十分暗合。桂诗春(1985)是国内最早开始心理词汇研究的,他认为,词汇是一个活体,学生对词汇的理解和记忆,实际上是信息输入和输出的过程。[4]这意味着:真正掌握一个单词,就要不仅能理解和记住这个单词,更要能根据需要随时将单词提取出来。从心理词汇的角度来说,掌握一个单词就是在长期记忆中构建起与这一个词相关的词汇知识网络,使各节点之间的联结牢固而紧密,易于提取。

2)词汇学习就是背单词吗?很多学生都知道要想学好英语就必须学好词汇,于是就很刻苦地背单词。词汇学习需不需要背单词?根据董燕萍(2005)对二语词汇的表征与发展的描述,在二语词汇发展的最初阶段,二语词汇是通过一语翻译对等词的中介作用和概念层发生联系的。从这个角度来说,“背单词”在词汇学习的初始阶段是有帮助的,它使学习者能够借助其已有的母语概念网络迅速建立二语概念网络。但是另一方面,通过“背单词”建立起来的词汇概念只是粗线条的,在某种程度上可能还存在着一些偏误,因为“多数翻译对等词在意义上并不完全相等”。[5]

所以,二语词汇学习还必须通过在上下文中的使用来使其概念更准确,通过在不同语境中的使用使二语词汇知识更丰富。接下来,在二语词汇发展的第二阶段,当二语词汇与概念之间的联系得以准确建立、并且具有一定数量的二语词汇储备之后,要逐渐有意识地离开“翻译对等词”这一拐杖,建立二语词汇之间直接的相互联系。

3)词汇学习仅限于视觉词汇吗?英语学习中经常会有这样的现象:一段难以理解的听力内容,其相应的书面文字材料却很容易理解。人们往往把这归结于听力水平的问题,细究起来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仍然是词汇的问题,是心理词汇的听觉提取通道没有打通或者提取速度太慢不能满足听觉语言处理的速度要求。

在心理词汇组织模型中,词汇的视觉形式和听觉形式都是心理词汇知识的提取线索,它们与心理词汇概念网络的联系紧密程度决定着心理词汇提取的效果。从这个角度来说,听觉词汇的学习具有与视觉词汇学习相同的重要性。然而由于种种原因,二语词汇的视觉形式比听觉形式受到了更多的关注。这可能就是造成上面所述情况的一个重要原因。

因而在词汇学习时应该特别注意加强词汇听觉形式与词汇概念之间的联系,强化通过单词听觉形式对词汇概念的提取。而且,考虑到口头语言理解和表达的时间性要求,更应该加强二者之间的联系强度,从而加快从词汇语音形式到词汇概念的提取速度。

4)词汇学习怎样对抗遗忘困扰。词汇学习最令人困扰的可能就是遗忘。从某种角度来说,“遗忘”本身就是记忆系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随着时间的推移记忆的强度逐渐衰退,遗忘的可能性随之增加。问题在于如何增强记忆、降低遗忘。这可以从两个方面着手:

(1)进行意义层面的深度加工以增强记忆。心理语言学研究表明,词汇学习时经过意义层面的编码比在形式层面的编码记忆效果更好。这给我们的启示是:词汇的学习、记忆要尽量触及意义层,在有意义的语境中进行词汇学习。

(2)经常有意提取以保持单词记忆效果。心理语言学对于“影响词汇提取的因素”的研究表明,词频是影响心理词汇提取的一个重要因素,在其他的影响因素中也或多或少能够看到词频的作用。在现实的词汇学习中,单词的使用频率可以看作是动态的词频,是影响词汇提取的一个重要因素。从这个角度来看,及时复习、增加单词使用频率能够增强心理词汇相互联系,有效对抗遗忘。

二、基于心理语言学的英语词汇教学

1.树立科学的词汇观,明确二语词汇教学目标。搞好词汇教学,树立科学的词汇观尤为重要。二语词汇教学最后的成效一定要体现在学习者身上。学生个体千差万别,教师的任务就是使自己所传授的东西尽可能深入学生的内心世界,因为词汇教学是为词汇学习服务的,而词汇学习的目的就是要在学习者心中建立心理词汇。[6]

教师不仅要使学生学到规定数量的单词,而且要使学生能掌握学习词汇和快速有效记忆单词的方法。教师不仅自己有科学的词汇观,而且也应在教师的主导下,积极推动学生逐步建立科学的词汇观,说到底,学习者主体作用的发挥才是词汇学习取得效果的根本保证。

2.直接学习与间接学习相结合,有效提高英语词汇量。在词汇的学习上,交际法强调的是在运用中间接地去学习词汇,在英语教学实践中,学生的注意力更多地集中在语言信息而不仅是词汇的学习上,他们不赞成脱离交际情景的纯粹语言形式的词汇学习。

董燕萍(2001)认为,在交际教学法间接学习的基础上增加直接学习,有助于学习者的词汇产出能力(尤其对较低水平的学习者),直接学习是间接学习的有效补充;间接学习虽然很重要,但不应一味地反对直接学习,直接学习是间接学习的有效补充。尤其是在基础阶段,向学生集中直接教授词汇,效果也更加明显,为间接词汇学习打下基础。[7]

3.多种形式接触单词,构建学生心理词汇网络。桂诗春(1988)指出,“语词的意义只有通过语境才能学到。要想记住意义就必须在各种使用场合去接触它,就好比要记住一个人的面孔必须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它一样”。[8]在Meara(1997)看来,只有当词汇知识与已有知识建立某种联系,该词汇方能视为已知词(known word),词汇网络联结的丰富度决定词汇被习得的程度,联结越多,习得程度越深。[9]

二语词汇教学的目标就是帮助学生构建具有自身特点的、高效的心理词汇网络。在引导学生学习新单词时,要注意单词的听觉形式、视觉形式不同输入形式之间的平衡,并且要注意与原有心理词汇之间的联系。否则其心理词汇网络的组织可能比较杂乱,相互之间缺乏有效的联接,而这势必会影响其在大脑中的存储和提取。因此教师应该在语义网络中寻找新旧词汇的衔接点,在新旧词汇之间建立联系,促使学生将新学的词汇融入已有的知识结构中去,进一步扩大学生的词汇网络。

4.克服母语负迁移,顺利渡过词汇学习石化阶段。经研究发现,在二语词汇学习中,学习者学到一定程度就很难进步了,有些语言错误非常顽固,接触再多的语言材料也根除不了这些错误,这被称作二语学习中的石化现象。[10]究其原因,我国学生是在汉语已经掌握的情况下开始学习英语的,学生头脑中已经存在了一个汉语的语义网络,初学英语难免借助于母语为中介,长此以往,就养成了借助母语来理解英语的学习模式,并且思维固化。

其实,出现石化现象并不奇怪,当二语学习者水平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他希望通过二语达到交际的目的,一方面,他有一定能力但还不能自如地使用二语去交流,另一方面,原有的以母语为媒介的路径依赖,其惯性又十分强大。石化阶段恰恰反映了这个成长过程中艰难蜕变的时期,二语学习者如果能下定决心,坚持摆脱对母语的依赖,逐步建立起二语思维的习惯,他就有可能突破平台,再上一个台阶。

三、结语

在我国汉语环境下的二语词汇教学中,教师要积极学习心理语言学的相关知识,深刻把握词汇教学的基本规律,逐步树立科学的词汇观,知道每个单词都不简单是词典中的条目和释义的罗列,而应是鲜活、生动和具体的存在,二语词汇教学的目标就是针对每个学生的个体需要,帮助学生构建具有自身特点的、高效的心理词汇网络。

[参考文献]

[1]桂诗春.什么是心理语言学[M].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11.

[2]Carrol, David W.2008.Psychology of Language (5th ed)[M].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and Research Press.

[3]Wallace, M.J.1982.Teaching Vocabulary[M].London: Heinemann Educational Books.

[4]桂诗春.心理语言学[M].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1985.

[5]董燕萍,桂诗春.关于双语心理词库的表征结构[J].外国语(上海外国语大学学报),2002(4).

[6]桂诗春.多视角下的英语词汇教学[M].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10.

[7]董燕萍.交际法教学中词汇的直接学习与间接学习[J].外语教学与研究,2001(3).

[8]桂诗春.新编心理语言学[M].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0.

[9]Meara, P.M.1997.Connected Words: Word Associationsand Second Language Vocabulary Acquisition[M].Amsterdam: John Benjamins.

[10]董燕萍.心理语言学与外语教学[M].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5.

原文来源:《语文学刊·外语教育与教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