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译者的翻译思想对译者风格的影响

时间:2017-05-20 01:25:00来源:网络收集Tags: 翻译 对话 遣词造句 必不得已 豪放不羁() 来顶一下

2015010期

[作者简介]张越,女,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外语系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翻译理论与实践;张凌,男,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外语系副教授,硕士生导师,研究方向:哲学语言学。

张越 张凌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 外语系,陕西杨凌712100)

[摘要]作家在创作过程中会有自己的风格,译者在翻译时也会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译者风格的形成有多方面的原因,译者本身的翻译思想也是其中之一。本文集中探讨翻译思想对译者风格的影响,以求对译者风格的形成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关键词]译者风格;翻译思想;严复;傅雷;朱生豪

[中图分类号]H315.9[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672-8610(2015)10-0059-03

对于很多文学作品而言,作者都会在其中展现出自己独特的风格。西方有句谚语叫做:“The style is the man”,中国也有句古话:“文如其人”,都充分说明了这点。譬如:李白之诗豪放不羁;杜甫之诗格律严谨;莎翁之诗情感四溢;拜伦之诗论调激昂……这些诗人在诗作中都有表现出这些风格。文学作品的翻译是一个再创作的过程,译者同作者一样也有一套自己的风格,也就是译者风格。译者风格的形成并非毫无根据,它深受诸多因素的影响,比如:政治环境,教育背景,价值观念等等。这其中又以翻译思想显得尤为重要。本文主要探讨译者的翻译思想对译者风格的影响,从而对译者风格的形成提供一个较为有力的解释。

一、译者风格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这是元代诗人马致远的那首名作《天净沙·秋思》,相信大家并不陌生。诗人把十种平淡无奇的客观景物,巧妙地连缀起来,勾画出一幅凄凉动人的秋郊夕照图,并且准确地传达出旅人凄苦的心境。对于这短短的二十八个字,不同的译者有不同的翻译,其中有两个译本大家较为熟悉:

译文一:

Withered vines, olden tree, evening crows;

Tiny bridge, flowing brook, hamlet homes;

Ancient road, wind from west, bony horse;

The sun is setting,

Broken man, far from home, roam and roams.

(tr. 赵甄陶)

译文二:

Crows hovering over rugged old trees wreathed with rotten vine — the day is about done. Yonder is a tiny bridge over a sparking stream, and on the far bank, a pretty little village. But the traveler has to go on down this ancient road, the west wind moaning, his bony horse towards the sinking sun, farther and farther away from home.

(tr. 翁显良)

这两个译本都真实地再现了原文孤独凄凉的氛围,但在结构和措辞上却各有特色,形成了各自不同的风格。第一个译本,句式和格调都在向原文靠拢,企图做到形似,而且还带有一点押韵。译本二抛弃了原文的形式,只是将原文的内容和韵味翻译了出来。在翻译过程中,翻译的对象是同一首元曲,只有翻译主体——译者不同,就产生了不同风格的译文。

那么,具体什么是译者风格呢?一般认为,译者的风格是指译者在翻译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创作个性,具体体现为译者选择题材的口味、所遵循的翻译标准、使用的翻译方法和译文语言运用的技巧等特点的综合,主要是语言运用的特点。译者的风格是由他们的教育背景、价值观念和艺术偏好等方面决定的,并在翻译实践中形成和发展起来的。不同的译者采用不同的翻译标准和翻译方法,都会产生不同的风格,即使采用同一标准和方法,他们遣词造句的习惯也会千差万别。

二、翻译思想对译者风格的影响

翻译思想产生翻译对策,翻译对策产生方法、技能、技巧。我国传统文化中也有“思定于笔”的说法,也就是说思想决定技法,翻译也是如此:翻译思想决定翻译方法。译者按照自己的翻译思想产生了翻译方法,并遵照这些方法遣词造句,组织译文结构,从而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翻译风格。下文将以严复、傅雷、朱生豪的译作为例,具体分析这三位翻译大师的翻译思想对他们翻译风格的影响。

(一)严复

在近代翻译思潮当中,严复的信达雅是影响最为深远的。严复也是中国思想史上第一个系统介绍西方学术的启蒙思想家。他为《天演论》写的《译例言》,起句便是“译事三难信达雅”,一语破的,创制一条影响深远的翻译标准。在译例言中严复说:“译事三难:信、达、雅。求其信,已大难矣!顾信矣不达,虽译犹不译也,则达尚焉。”文中,严复明确地把信达雅作为“译事楷模”提出来,并详加申说。首标“信”义,要求译文意义“不倍原文”,深感“求其信,已达难矣!”其次是“达”:“顾信矣不达,虽译犹不译也,则达尚焉。”为此,“词句之间,时有所颠倒附益,不斤斤于字比句次”;“至于原文词理本深,难于共喻,则当前后引衬,以显其意。凡此经营,皆以为达;为达,即所以为信也。”从而点明“信”“达”的关系。其三,“信达而外,求其尔雅。此不仅期以远行已耳,实则精理微言,用汉以前字法句法,则为达易;用近世利俗文字,则求达难。”为“雅”,也即所以为“达”也。

关于严复的翻译风格,贺麟曾在《严复的翻译》一文中总结为:译文尔雅,也合于达的标准,至于信,第一期似乎偏重意译,略亏于信,有读先秦子书的风味;第二期则略近直译,将原文透彻译出,而无颠倒删削,另外增加了许多原文所无之词句,不惟未变愿意,且使原文更显透达,译文更美丽流畅。由于篇幅所限,本文将只引用第一期的译文来加以分析。

严复第一期的译品当首推《天演论》,以下为《天演论》的开场白:

It may be safely assumed that, two thousand years ago, before Caesar set foot in southern Britain, the whole country-side visible from the windows of the room in which I write, was in what is called “the State of Nature.”Except it may be, by raising a few sepulchral mounds, such as those which still, here and there, break the flowing contours of the downs, man’s hands had made no mark upon it; and the thin veil of vegetation which overspread the broad-backed heights and the shelving sides of the combs was unaffected by his industry.

译文:赫胥黎独处一室之中,在英伦之南,背山而面野。槛外诸境,历历如在几下。乃悬想两千年前,当罗马大将恺彻未到时,此间有何景物。计惟有天造草昧,人工未施,其借征人境者,不过几处荒坟,散见坡陀起伏间。而灌木丛林,蒙茸山麓,未经删治如今日者,则无疑也。

这段译文当中,严复把整段原文拆开而按照汉语的习惯重新组成句子。原文里的复合长句子在译文里变成了若干个并列平行的短句,主从关系也消失不见了,读起来反而更加流畅。正如之前提到的那样,严复主张“达”,有时为了理解需要“词句之间,时有所颠倒附益,不斤斤于字比句次”。而且严复在这段译文中也确实做到了他所认为的“雅”。读这段时,俨然有一种读先秦子书的风味。虽然他刻意摹仿先秦文体,目的是以此为敲门砖,使顽固保守的士大夫阶级乐于接受西方先进学理,但他的译文很尔雅,很有文学价值,这点是人人所公认没有异议的。

(二)傅雷

关于傅雷的翻译思想,他曾在1951年9月撰写的《〈高老头〉重译本序》一文中提出:“以效果而论,翻译应当像临画一样,所求的不在形似而在神似。”他对此进一步的解释是:“译文必须为纯粹之中文,无生硬拗口之病。”“神似”是傅雷翻译观中最突出的一个内容。但傅雷口中的不重形似并不是置形似于不顾,“我并不是说原文的句法绝对可以不管,在最大限度内我们是要保持原文句法的。……风格的传达,除了句法以外,就没有别的方法可以传达。”

傅雷的翻译风格:傅雷创造性地采取了在白话文中加入方言、行话、文言和旧小说套话等办法来转达原文的风格和神韵,使之水乳交融,语言流畅。当中文不足以表达原作信息时,傅雷又提出在翻译中要“采用西洋长句”,“创造中国语言,加多句法变化”等。

高尔基曾经很惊讶巴尔扎克小说里写对话的巧妙之处,就算不描写人物的样貌,也能让读者在看了对话后就好像亲眼目睹了说话人一样。巴尔扎克这一巧妙的手段,通过傅雷的译笔还颇能使人感受到。比如《高老头》中,伏脱冷有一段抨击社会的长篇大论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影响。下面是傅雷关于这一段的译文:

“我过去的身世,倒过楣三个字儿就可以说完了。我是谁?伏脱冷。做些什么?做我爱做的事……单枪匹马跟所有的人作对,把他们一齐打倒,不是挺美吗?……你知道巴黎的人怎么打天下的?不是靠天才的光芒,就是靠腐败的本领。在这个人堆里,不像炮弹一般轰进去,就得像瘟疫一般钻进去……要捞油水不能怕弄脏手,只消事后洗干净;今日所谓道德,不过是这一点……我要成功了,就没有人盘问我出身。我就是四百万先生,合众国公民。”

这段译文中语言的选择和使用非常生动,人物的语言,富有个性特色,颇带江湖色彩,跟原文法语的效果有异曲同工之处,达到了神似。伏脱冷的性格神态,通过对话,表现得活灵活现。对中国读者来说,即使不看法语原著,也可以对伏脱冷这个人物的性格有了生动的了解,甚至都可以想象出他说出这番话时的神态,画面感非常强。傅雷之所有这么高超的翻译技巧和鲜明的翻译风格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一直都秉承着“神似”这一影响深远的翻译观点。只有传神的翻译才是对原著最贴切的阐释,才是对原著的尊重,而且翻译出来的作品也才能有美感。拖沓乏味的语言会使原著的人物形象黯淡无光。

(三)朱生豪

在《〈莎士比亚戏剧全集〉译者自序》中,朱生豪提到了自己对于翻译的一些见解:“余译此书之宗旨,第一在求于最大可能之范围内,保持原作之神韵,必不得已而求其次,亦必以明白晓畅之字句,忠实传达原文之意趣;而于逐字逐句对照式之硬译,则未敢赞同。凡遇原文中与中国语法不合之处,往往再四咀嚼,不惜全部更易原文之结构,务使作者之命意豁然呈露,不为晦涩之字句所掩蔽。”对朱生豪来说原作“神韵”的翻译是最为重要的。

为了翻译出原作的“神韵”,朱生豪在翻译的过程中充分利用汉语表达的优势,不拘泥于原文的语言细节,将原文的词序、句子结构、句型等加以熔化、分解、重新组合,再创造,产生出自然、通畅的译文。其译笔浑厚畅达、气势磅礴,如行云流水,“晦涩处也无滞重之笔”,他在“用散文体再现莎氏无韵诗的过程中,特别注意汉语言文字的音乐美,讲究平仄、押韵、节奏等音韵上的和谐。”

《维洛那二绅士》中的有这样一段台词:

Who is Silvia? What is she? // That all our swains commend her? // Holy, fair, and wise is she; // The heaven such grace did lend her, // That she might admire be. // Is she kind as she is fair? For beauty lives with kindness. // Love doth to her eyes repair, // To help him of his blindness; // And, being help’d, inhabits here. // Then to Silvia let us sing, // That Silvia is excelling; // She excels each mortal thing // upon the dull earth dwelling; // To her let us garlands bring.

朱生豪译文:西尔维娅伊何人,乃能颠倒众生心?// 神圣娇丽且聪明,天赋诸美萃一身,俾令举世诵其名。// 伊人颜色如花浓,伊人宅心如春柔;盈盈妙目启鼓矇,创平痍复相思廖,寸心永驻眼梢头。// 弹琴为伊歌一曲,伊人美好世无伦;尘世萧条苦寂寞,唯伊灿耀如星辰;穿花为束献佳人。

这是一首歌谣。朱生豪采用“七言诗体”翻译,语言古雅流畅,不仅使读者感到“音美”,还能体会到佳人西尔维娅的风韵,体会到原作者对西尔维娅热烈的赞美之情。采用“七言诗体”这种模式表情达意,读起来朗朗上口,也符合中国读者的阅读习惯,诗歌中的音韵可以在读者和文本之间建立起一种独特的音乐效果。诸如此类的译文还有很多由此可见朱生豪古典诗词的功底。朱生豪在翻译过程中大量运用了诗的语言,他的莎剧译文可以称为诗化了的散文。

三、结语

在译者风格形成过程中,很多因素都在发挥作用。译者的翻译思想虽然并不一定是其中的决定性因素,但它的重要性确是不言而喻的。实践一般都需要理论的指导,没有脱离理论的实践。翻译过程就是一个实践的过程,译者的翻译思想是其理论指导,而在实践过程中形成的译者风格或者其它方面毫无疑问会受到翻译思想的深远影响。

【 参 考 文 献 】

[1]陈福康.中国译学理论史稿[M].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0.

[2]傅雷.傅雷文集·文艺卷[M].当代世界出版社,2006.

[3]傅雷.傅雷文集·书信卷[M].当代世界出版社,2006.

[4]刘宓庆.中西翻译思想比较研究[M].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2005.

[5]罗新璋,陈应年.翻译论集[M].商务印书馆,2009.

[6]高晓琦,张军益.试论文学翻译中的译者风格问题[J].陕西教育学院学报,2007(4).

[7]田静.从语言顺应论看严复《天演论》的翻译[J].广西大学学报,2009(S1).

[8]严晓江.梁实秋与朱生豪莎剧译文特点之比较[J].南通大学学报,2010(4).

[9]周颖.论文学翻译中的译者风格[J].安徽教育学院学报,2004(5).

原文来源:《语文学刊·外语教育与教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