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面具

时间:2017-07-13 07:11:03来源:网络收集Tags: 李白 死记硬背 喷薄欲出 鬼头鬼脑 摇头晃脑() 来顶一下

2017006期

“故人西辞…..西辞黄鹤楼,烟花、烟花三月……下、下扬州,孤帆……孤帆……”

课堂上,芝麻在背李白的诗,却总是不断卡壳,周围的同学都在窃笑,芝麻脸涨得通红。

“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高老师推了推眼镜,耐着心说,“芝麻,你不要死记硬背,要体会李白在这首诗里面的感情才行啊。”

芝麻点了点头,等高老师回过头去,却对着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 放学的时候,鸿和伊丫本来要和芝麻一起回家,芝麻却说有点事,等会再走。

“晚上不要忘了去音乐广场。”伊丫离开前提醒芝麻。

等所有人都离开后,芝麻鬼头鬼脑地朝着教师办公楼溜去。他决定要对高老师进行“报复”,谁叫他让自己在班上这么丢脸。

芝麻悄悄靠近语文老师的办公室肘,发现里面根本没人。芝麻正在想鬼主意时,却看到高老师桌子旁的垃圾桶里扔了一个白色的面具。

“老师也玩这些小孩的东西吗?”芝麻捡起这个面具,好奇地打量着。他发现这个面具比一般的面具稍沉,表面却如陶瓷般光滑。

“好好的面具为什么要扔了?真浪费,还不如送给我,就当是赔礼了。”

芝麻拿着这个奇怪的面具,满意地回家了。

“妈,我和伊丫,还有鸿约了去音乐广场玩。”

“好,不要玩太晚了。”

芝麻答应着,匆匆出门去,离开家前,他把那个面具也放进了包里。

夏天的音乐广场非常热闹,有人散步,有人玩着滑板,音乐喷泉跟着音乐的节奏起起伏伏,空气中带着温润的水汽,非常舒爽。

远远地,芝麻就看见了在全息舞台上开心玩耍的鸿和伊丫,芝麻生出恶作剧的想法:“不如戴上面具吓吓他们。”

芝麻麻利地翻出面具,却发现它没有任何可系带的东西。他尝试着放在脸上,才发现这个面具的材料十分特殊,竟然瞬间就非常贴合地吸附在了他的脸上,而且根据芝麻的五官自动调整了大小。

“好神奇。”芝麻心中惊叹。

他刚想去吓吓鸿和伊丫他们,忽然面具里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正疑惑着呢,芝麻发现眼前的景象突然极速变化起来,热闹的现代广场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临水而立的古代高楼,还能看见一条气势磅礴的大河滚滚流去。他正站在一个摆着简单饭菜的木桌旁,对面坐着一个穿着古装的男子,隐约听到旁边有人提到‘黄鹤楼’三个字。

“这是在哪?”

芝麻的意识也变得有些模糊起来,这时眼前的景象再度变化,他发现自己又站在了一扇木窗边,抬头仰望,一轮皎月挂在空中,他的心中涌起一股特别的情绪。

他的意识变得愈发模糊,感觉自己现在变成了另一个人,好像成为了一个古人,心中有很多的情绪喷薄欲出。

“芝麻怎么还没来?”玩累的伊丫正在抱怨,却发现这个时候,广场里的人群突然骚动起来,他们围拢在一起,似乎在看什么稀奇事。

“好像发生什么事了。”鸿有些惊愕地看着不远处,“那身衣服,好像是芝麻。”

鸿和伊丫连忙挤进人群,挤到了最前面,发现站在人群中心的人正是芝麻,只不过他带着一个奇怪的面具,同时在大声吟诵着什么。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一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

带着面具的芝麻摇头晃脑地背着诗,看着有些怪异。

“芝麻,你,你怎么了?”伊丫有些害怕地问,芝麻却好像根本没有看见他们。

“好像都是李白的诗。”鸿皱着眉说道,“这个面具的样子也很熟悉,好像就是李白的样子。芝麻变成这样,会不会和这个面具有关系?”

两人正不知道该怎么办时,一个身影迅速地分开众人,来到近旁。

“高老师!”伊丫大喊。

“高老师,你怎么过来了?”鸿也有些意外。

高老师气喘吁吁,对他们摇了摇手:“不用担心,我来处理这件事。”

他朝着芝麻小心地走过去,蹲下来,将手轻松放在那个奇怪的面具上,按动了某个地方,然后面具就脱落了下来。

芝麻有些茫然地看着四周,然后看到了面前的高老师和他手上的面具。

“对不起,高老师,我……”

“没事了。”高老师摸着芝麻的头,温柔地说。

人群慢慢散去,高老师将他们三个带到一边的长椅上坐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三人异口同声地问道。

“这是我最近一直在研究的东西,叫做‘诗面具’。”高老师指着那个面具说,“因为我发现很多同学对古人留下来的诗句都无法理解,只是死记硬背,所以才有了这个想法。”

高老师继续解释道:“这个面具里储存着李白大量的诗词和时代背景数据,只要带上它,就能够将自己的思维和虚拟出的李白思维进行同步,像是回到了李白写诗时的场景,从而能够真正体会到他当时的心境,这样更有助于理解这位伟大的诗人。”

“那我怎么会变那样?”芝麻心有余悸地问。

“因为这还只是个实验品,存在着一些缺陷,所以才影响了你的正常思维,不过马上就可以调整好了。”高老师依旧满脸微笑。

在一周之后的课堂上,高老师拿着一个新面具对芝麻说:“这个是经过改良后的版本,没有任何的副作用。”

芝麻点点头,勇敢地戴上了面具。他再次回到了李白所在的古代场景,完全能够体会到李白写诗时的心境,时而是游览美景的畅快,时而是对朋友离开的依依不舍……

片刻后,芝麻摘下了面具,深吸口气,沉稳地背道:“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他不仅无比流畅地背出了这首诗,而且还饱含情感,令人动容,所有的同学都鼓起掌来,高老师也欣慰地笑了起来。

很快,关于其他诗人的面具也接连被制作出来,有杜甫的、苏轼的、陆游的……各种各样,并且被迅速推广。有了这种特殊的诗面具,学生中很快掀起了一股学古诗的热潮。

上一篇:赤脚黄泥郎 下一篇:乔希的球场
原文来源:《好儿童画报·9-14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