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希的球场

时间:2017-07-13 07:11:07来源:网络收集Tags: 大神 少年 有心无力 欢呼雀跃 直捣黄龙() 来顶一下

2017006期

12岁的乔希和双胞胎弟弟乔丹是学校里的篮球明星。他们的爸爸是因伤退役的前球场“大神”,闪电步是他最有名的绝技。在将篮球视为生命的老爸的影响之下,兄弟俩3岁能投篮,乔希12岁即能灌篮,但在成长的关键期,乔希逐渐意识到除了球技之外,生活中还有很多东西需要他去适应和学习,尤其是在最关键的一场球赛开赛之际,爸爸突发急病被送往医院。是去比赛,还是去医院?年少的人生即将面临重要的考验与蜕变……

这是一部独特的诗体小说,以篮球运动为载体,以跳跃的诗句,完美地描绘了主人公乔希的运动生活和青春期的烦恼,吟诵了少年的成长与梦想。跳跃的文字中回响着强有力的韵律,展现了少年的活力与激情。诗句里的每一个篮球动作,为这个感人的故事注入了无限能量和独特韵律,让读者体会到生命的律动与活力,将主人公在篮球场上获得的成长启示运用到人生这个更宏大的球场上,传递出真正的成长能量。

嗨,大家好。我叫乔希,今年12岁,我酷爱篮球。乔希是我的本名,江湖人称“邋遢小贼”,要问我为啥叫这外号,还得从老爸说起。老爸是个爵士迷,那天我俩没事听CD。听着听着,老爸忽然说:“乔希,你听,这个人弹琴弹得多快、多炫、多酷,帅得一塌糊涂,就像球场上的你,神出鬼没!我有个好主意,下一首歌就送给你。”结果下一首歌的歌名居然叫《污衣贼影》,于是我就被叫成“邋遢小贼”了。一开始我当然不喜欢这个名字,大家都拿这名字寻我开心,连老妈都跟着起哄,说我真的是邋遢之最,可是后来我篮球打得越来越精,外号也有了新的意义,球场上我只要得分,抢到篮板,断球成功,老爸立刻欢呼雀跃:“是我儿子,是我儿子,就要这么鬼,就是这么贼!”那一刻,我才感觉,这外号还挺……怎么说呢,贼有个性!

说到我的球技,不是我吹,说一段我怎么运球的给你听:三秒区 正弧顶我欺身上前威风凛凛冲撞是吧 夹击是吧小样儿敢跟我较劲儿注意了 让你们开开眼界我左右腾挪快如鬼影突然一跃而起再弯下身躯傻了吧满地 找

去机不可失 看我直捣黄龙 飞身上篮手指拨球 对手还在迷糊 球已乖乖入袋 搞定 怎么样,就是这么疾如闪电,看得见可够不着。我要是投篮,大家最好都小心点儿!

我还有个双胞胎老弟叫乔丹,我们就像立在球场两端的两个篮球架,虽然相貌一个样,却不难分清。我高一寸,雷鬼辫留到脖颈,他矮一寸,每月头发理干净。我俩是一对冤家,一会儿爱死你,一会儿恨死你。不过—上球场,我俩就配合得天衣无缝,我打前锋,他是得分后卫,我擅长扣篮,他擅长弹跳,兄弟齐心,所向披靡。

我们兄弟俩篮球技术这么好,除了自己的努力,也要感谢老爸恰克的好基因。老爸曾经是一位球场“大神”,闪电步是他最有名的绝技。在老爸的影响下,我们兄弟俩3岁就能投篮,现在都是学校里的篮球明星!

日子本来过得畅快得意,忽然有一天,我听到老爸老妈吵架,原来老爸忽然昏倒,老妈担心老爸遗传了爷爷的心脏病,催他去做检查,可是老爸—直不愿去。

最近在打比赛,爸爸带我们去投篮练习,乔丹和我轮流投篮,只要不中就换人,正玩得嘻嘻哈哈,只见老爸突然弯下腰,表情惊慌,一边咳嗽不止,一边紧抓胸膛。我问乔丹:“老爸是不是病了?今天这事,要不要跟妈妈讲?”乔丹却说:“可能老爸只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嗓子,咱们不必惊慌。”去比赛的路上,坐在车里,我问爸爸:“去趟医院,能要了你的命吗?”他只是回答我医生他信不过,还说爷爷倒是相信医生,最后却在四十五岁一命呜呼,真是让我气急。

因为情绪不稳,比赛时发生了一次事故。结果很严重,我被妈妈禁赛了。不能上场比赛的日子,我感觉了无生趣,生活支离破碎,整个人好像烂泥,无所适从。

一天,爸爸起身坐到床上,捂着胸口o我问道:“爸,刚才你咳嗽了?有没有什么不适?”他没理会我,只是把手里的信封递给我瞧瞧。原来是有人请他去当教练。“可是,爸,你的身体?”

爸爸说:“儿子,你不知道,爸爸想念空心入篮的声音,想念篮球的味道,球场上的冲杀,那种感觉我一辈子也忘不了。好儿子,你去跟你妈说说,你老爸我离了球场活不了。”“好吧,我去跟妈说,可你也要帮我个忙,跟妈妈说说,别再禁我的赛,季后赛让我重新上场,这样不让我比赛,队友会很失望。”

老妈当然不会同意老爸去当教练,老爸只好陪我练球过瘾,但是我有另外两个好消息,一是我们的球队闯入了全郡半决赛,二是老妈答应我可以上场比赛了!

比赛之前,我说:“爸爸,我俩单挑,权当热身。”他笑嘻嘻说:“来就来,谁怕谁?”我一个假动作,泥鳅一样穿隙而过,两分到手轻而易举。我得分连连,老爸哼哼唧唧。我开足马力,虚虚实实,声东击西,投篮鬼得很,动作更是贼,我遥遥领先,甩他五比零。我正得意时,老爸冲我眨眼,忽然发威,三下两下,把我晃倒在地。老爸一路突进,奔跑犹如闪电,大步好似流星。耳边欢呼震天,老爸忽然站定——呼吸急促,大汗淋漓,手捂胸口,眼白翻起。紧接着,球脱了手,人倒在地,我惊叫:“救命i救命!”乔丹取来冷水浇面,可老爸毫无反应,他已经彻底昏迷。我突然想起,体育课上学过急救,掐人中,按心肺,还有人工呼吸!人工呼吸,老爸毫无反应,再来,还是没有反应。耳边听到救护车的鸣笛,可老爸脉搏已停,双眼紧闭。

医生对妈妈说:“贝尔太太,您丈夫是心肌梗塞引起并发症,现在情况算是稳定,不过还是昏迷。尽量跟他多说话,他也许听得到,这样有助他脱离昏迷。”

这会儿我本应该穿好球衣,上场准备,伸展身体,那可是全郡半决赛,我本来应该准备上场,可现在困在医院里,病房里味道刺鼻。就这样,人生最重要一场比赛,我无缘参与。

好吧,老爸,医生说让我跟你聊天说话,也许你能听见。要是你能听见我讲话,我就想问问你,为什么你撒手不管,你不是“大神”吗?为什么半途而废?还有,要是我们打进决赛,我一定要上场,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也不会放弃。

平安夜,爸爸终于醒来,他冲妈妈微笑,又跟乔丹击掌相庆,然后直盯盯看着我说:“小贼,我没有撒手弃你们而去。”圣诞节,我和老爸来了一场父子对话,内容如下:

你有没有练罚球投篮?

妈妈让你看医生,为啥不去?

最后比赛什么时候?

爸,你会不会死?

我真想知道。

为什么我救不了你?

你救了我,自己看不出来?

你记得我做了人工呼吸?

我还活着,不是吗?你弟怎么样?

咱们这个家是不是要崩溃?

儿子,爸爸爱你,知道不?

爸,你知不知道明天就是决赛之际? 妈妈准你打球了.是不是? 难道你不想我去? 你自己怎么想? 你怎么看乔丹? 他还想打球吗? 只要你住院一天,他就不愿打球,你知不知道啊!

你以为我真不知道?

那你为什么不回家去?

你看不出来我有心无力?

为什么有心无力?

小贼,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心脏病?

发病时我就在旁边,你忘了吗?

我必须住院,医生才能修复心脏受损,明白不明白? 那我呢?我的痛苦谁能治愈? 爸爸住院已经十九天,出院还遥遥无期,这一年,我没有一点欢乐。决赛日到了,我们正准备出发去赛场,突然电话铃响,妈妈一声惊叫,我心想,大事不好。妈妈呼地—下从房门经过,我就问:“妈,什么情况?”她断断续续回答:“爸爸,他,心脏病又发作,别、别着急,别、别紧张,我去医院一趟,两点去赛场。”之后听到车子发动。“乔丹,我们怎么办?我望向乔丹,只见他脸上豆大泪珠滚滚而下,系好运动鞋带就跑向车库,骑上自行车,跟着妈妈往医院跑。耳边钟声滴答滴答,脑中响起爸爸的话:“儿子,你一定要上场。”恍惚间,我发现自己坐在队友旺迪爸爸的车里,车子的目的地是全郡决赛赛场。妈妈发来短信:“爸爸又出现并发症,不过他挺得过去,还让我告诉你他爱你,今晚比赛加油,祝你好运。爸爸没事,乔丹说他还不想打球,不过我还是让他回去支持你。”

决赛进行中,为了爸爸,我罚球投篮,球在篮筐转个没完,感觉好像过了一万年,最后球终于入篮,49比48,我们终于第一次领先,五位队友激动得手舞足蹈,球场之上欢呼雀跃。对方也很厉害,跟着又进一球,我们还是一分落后。接下来——

教练急叫暂停

还有五秒钟比赛时间

我只愿裁判能让时间停住

让我再打一场

在爸爸离我而去之前

此刻我在出界线之外

突然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是乔丹我的兄弟

在场边长凳后面

他一脸惊恐

眼泪在眶里打转

不知不觉哨声响起

比赛只在须臾之间

低头只见球在手

我的眼泪涓涓

最后一球

最后一秒

天上飞的是什么

是鸟 是飞机

还是球腾空而起

只见篮网翻滚

抖动摇摆

嗖的一声多么熟悉

宣告比赛结局

我们取得了冠军,爸爸却没有发生奇迹,年仅39岁。爸爸走后的每一晚,我的天空都暗无星光,乔丹和我,我们该何去何从?

【本故事来自《乔希的球场》一书,美国著名作家、诗人夸迈·亚历山大著,徐涵译,晨光出版社出版。这部作品体裁特殊,是由诗歌写就的小说,曾获2015年纽伯瑞儿童文学奖金奖。】

上一篇:诗面具 下一篇:迟到大王
原文来源:《好儿童画报·9-14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