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要跳绳100下

2017-07-13

亲爱的芝麻: 这是我第一次给你写信,因为我遇到了一件让我实在受不了的事情。 自从上了五年级,我的课内外作业就多得像天上的繁星一样,数也数不清。然后,我就变成了“四只眼,”。医生说,我需要适当的户外运动。于是,爸爸规定:每天要跳绳100下!绳子那么重,这是要累死的节奏啊!芝麻,快来救救我吧! 最后,我要感谢你们的杂志,是你们的杂志激发了我在写作方面的灵感,让我爱上了写作。 累全文

练市羊肉等

2017-07-13

每每在街上闻到羊肉香味,都会想起外公烧的羊肉。 外公家在浙江湖州练市,这里被誉为“鱼米之乡”和“丝绸之府”,最著名的美食就是“练市羊肉”。在练市,只要有人家结婚或者办宴席,饭桌上必定有羊肉。 古话说:“药补人参,食补羊肉。”产于杭嘉湖平原的湖羊是羊肉中的佳品。每年秋冬时节,练市都会举行“湖羊文化节”,羊肉大厨们齐聚一堂,各显身手,外公便是其中一位。 外公烧羊肉从不在厨房,他会在院全文

临门一脚 图

临门一脚

2017-07-13

全文

欢乐的末日轻喜剧

2017-07-13

正如大多数人所知道的,上帝对这个世界的某些地方不满意,他受够了这一切,想要制造一场洪水,让一切重新开始。上帝让诺亚制造一艘巨大的方舟,然后带上一些动物登船,以躲避洪水之灾。这是《圣经》里的故事。 然而这一次的主角不再是诺亚,而是三只企鹅和一只鸽子。因此,这个原本充满灰色和绝望的末日故事,才变得无比欢乐。 故事一开始,三只企鹅就讨论起上帝来。他们认为上帝很高大也很有威力,但有一个缺点,而全文

跟着《幼学琼林》,听上古神话

2017-07-13

亲爱的小朋友,你喜欢读百科全书吗?今天,我们来认识一本古人小时候读的百科全书——《幼学琼林》 有句话说:“读了《增广》会说话,读了《幼学》会读书。”《增广》是指《增广贤文》,《幼学》就是《幼学琼林》啦!因为《幼学琼林》涵盖的知识面非常广,所以读了《幼学琼林》,你会学到一些天文、地理、历史和人文的知识,还能了解一些神话、风俗以及成语典故等,毛主席也曾熟背《幼学琼林》呢! 今天给大家介绍《全文

迟到大王

2017-07-13

有一天,麦肯席急急忙忙地去上学,这一天他非常不幸。麦肯席走着走着,在海边的路上,突然一条凶猛的大鲨鱼从海里往岸上一蹿,鲨鱼一口咬住麦肯席的衣服,害得他不得不把自己的午餐给鲨鱼吃。 麦肯席到了学校虽然没有迟到,但是到了午餐时间,他只能呆呆地坐在椅子上,看着别人吃着香喷喷的午餐。老师问麦肯席:“你怎么没带午餐?”麦肯席说:“早上在上学的路上,一条鲨鱼从海里蹿了出来,咬住了我的衣服,害得我不得不把全文

乔希的球场

2017-07-13

12岁的乔希和双胞胎弟弟乔丹是学校里的篮球明星。他们的爸爸是因伤退役的前球场“大神”,闪电步是他最有名的绝技。在将篮球视为生命的老爸的影响之下,兄弟俩3岁能投篮,乔希12岁即能灌篮,但在成长的关键期,乔希逐渐意识到除了球技之外,生活中还有很多东西需要他去适应和学习,尤其是在最关键的一场球赛开赛之际,爸爸突发急病被送往医院。是去比赛,还是去医院?年少的人生即将面临重要的考验与蜕变…… 这是一部全文

诗面具

2017-07-13

“故人西辞…..西辞黄鹤楼,烟花、烟花三月……下、下扬州,孤帆……孤帆……” 课堂上,芝麻在背李白的诗,却总是不断卡壳,周围的同学都在窃笑,芝麻脸涨得通红。 “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高老师推了推眼镜,耐着心说,“芝麻,你不要死记硬背,要体会李白在这首诗里面的感情才行啊。” 芝麻点了点头,等高老师回过头去,却对着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 放学的时候,鸿和伊丫本来要和芝麻一全文

赤脚黄泥郎

2017-07-13

古时有个王儒生,他在太湖边开办了一家“五味书塾”,专门教授小孩子读书明理。王儒生宅心仁厚,大半生都在五味书塾里传道授业解惑,就是穷得交不起学费的渔家孩子,只要肯读书,他都收作学生。 一个下雨天,五味书塾来了个八九岁的男孩,他光脚走入书屋,来到王儒生面前说:“先生,我想读书。” 王儒生问他:“你叫什么名字?家住何方?你的父母呢?” “我叫黄泥郎,家住在太湖。”男孩说,“父母都不在了全文

和鲨鱼共泳

2017-07-13

我们一行六人,坐在他这艘简朴而明亮的白色帆船上。小船轻轻颠簸着,迅速划过水面。加勒比海波光粼粼,宛如青绿色的宝石,抬头望去,头顶是一片真正碧蓝的天空。朱尼一头雪白的卷发,因为年纪的关系,衬托得他的面容颇有些干瘦了,可一双褐色的眼睛,却闪烁着温柔的光亮。他是我们今天雇请的船长,声音低柔地告诉我们今天准备带我们去珊瑚礁浮潜,那是活着的珊瑚礁,蔓延生长在整个伯利兹海岸边,他说这将会是一次非常特别的经历。全文

漫山遍野的夏天

2017-07-13

推开窗户,我就能摸到大山。 我家在山脚下,在劈开了的大山一角上,我家的房子就卡在那里。远远地看,就像一扇通向大山的门。 推开厨房的窗户,伸直胳膊够一够,我就能摸到岩石了。岩石上总有细小的水滴渗出来,所以房间里靠山的墙壁总是潮湿的。我的床靠着墙壁,每晚睡觉身体吸收太多的水分,因此得上了关节炎,那年我才六岁。 我走路的时候是内八字。 对于这,我自己倒没什么感觉。而我妈却整天抱怨全文

罐子女巫

2017-07-13

罐子女巫每天都会做一个新罐子:糖罐子里的糖永远不会融化,蜜罐子里的蜜永远不会凝固,花罐子里的花永远不会枯萎…… 只是,对于永远追求新鲜的罐子女巫来说,所有做出来的罐子都属于过去,她想的都是新罐子,每一个新罐子都会倾注罐子女巫当下所有的心思。当你拿着一个过去的罐子来请教她时,她总是摇摇头:“对于旧罐子,我已经没了兴趣。” 森林镇的居民知道,家里的罐子如果出了什么问题就只有抛弃不用,因为罐全文

讲不完的故事

2017-07-13

听到水声的时候,吉铃翻开了手里的书。 跟书上写的一模一样。 从虫儿村的村口往前走,先经过迷宫森林,再走过脚印荒漠,忍受着焦烟沼泽的恶臭,钻过骨折树下那漫长的隧道,翻过…… 总之,历尽艰辛后,就能抵达噩梦瀑布。 噩梦瀑布也像是书上写的那样,哗啦,哗啦……又急又凶,往前看,水汽朦胧,往下看,深不见底,就像是一个噩梦一样。 吉铃手中的书,最后一页写的就是噩梦瀑布。后面呢?后全文

杜米米的波斯菊

2017-07-13

(一) 小镇田野上指甲大小的淡黄色绒球花开始一片片开放的时候,杜米米家斜对面的蓝瓦房院落里住进来一位婆婆和她的孙女。杜米米听妈妈说,她们是从城里刚搬过来的,还说女孩应该很快就会转到杜米米班上去。 星期一早自习快结束时,校长亲自把一个女生领到了杜米米的班级里。是一个身形很纤瘦的女生,水亮的大眼睛、发梢处打着小卷卷、戴着粉红色的发卡、穿着蓝色背带裤和紫色的小皮鞋,笑的时候,露出半口白玉一样全文

哎呀呀,选择题

2017-07-13

早上,麦小朵刚从睡梦中醒来,妈妈就丢给她一道选择题一一 “小朵,你早上想吃番茄培根卷还是香煎南瓜饼?” 哎呀呀,这可是道难题!因为麦小朵对番茄培根卷和香煎南瓜饼差不多同样喜爱。番茄培根卷嘛,配上浓浓的酱汁,滋味鲜香爽口,香煎南瓜饼呢,香喷喷,甜蜜蜜,金灿灿,让人一看就有好心情。要是说到营养,它们也一样不分上下:番茄里有丰富的维生素,可以让人变得更漂亮。而南瓜富含胡萝卜素,可以让人有—双全文

别忘了,还有个朋友叫影子

2017-07-13

一天,我坐在屋角的木椅里,掰着手指数朋友,很像一个孩子站在大桥上,数河里游过的鸭子。我是个朋友不多的人,可供我数的“鸭子”有十来个的样子。我闭上眼,在心里放了一张圆桌,搬了十来把椅子,让他们坐下来叙聊。我呢,当个小茶童好了,提着茶壶,沏茶倒水,听他们说过往的和还未发生的事。 一个朋友说,其实每个人最好的朋友不在这张圆桌上,在地上。我们都去看地上,可地上只有泥土。他站起来,拉开窗帘说,再看。我全文

雨夜

2017-07-13

文/宋雪蕾 哗哗雨声 淋湿了我的美梦 起床拉开窗帘 一个湿漉漉的黑暗世界 雨真会给人添麻烦 一辆白色私家小车 打着大光灯 速度这么快 也许里面坐着生病的小孩 赶着去医院 雨真会给车添麻烦 我想变成一只大鸟 穿雨衣拿剪刀 飞到车前 剪出一条通向医院的干燥大道 雨别怪我剪疼了你全文

列夫·托尔斯泰与《安娜·卡列尼娜》

2017-07-12

文/陈慈洁 1872年1月,俄国的一份报纸报道了这样一则新闻:一位35岁的女士被发现死于莫斯科郊外火车站的一列火车车轮下,这位女士衣冠楚楚,随身带着一包换洗衣物。死亡在当时并不算什么新鲜事,19世纪的俄国正处于新旧制度交汇冲击的时期,因为巨大的贫富差距,罢工和闹事之类的事件层出不穷,在这样动荡不安的社会环境里,每天死去的人数和贵族开舞会的次数一样多。 可这件事却给了列夫·托尔斯泰巨大的全文

花园(节选)

2017-07-12

文/汪曾祺 在任何情形之下,那座小花园是我们家最亮的地方。虽然它的动人处不是,至少不仅在于这点。 每当家像一个概念一样浮现于我的记忆之上,它的颜色是深沉的。 祖父年轻时建造的几进,是灰青色与褐色的。我自小养育于这种安定与寂寞里。报春花开放在这种背景前是好的。它不至被晒得那么多粉。固然报春花在我们那儿很少见,也许没有,不像昆明。 曾祖留下的则几乎是黑色的,一种类似眼圈上的黑色全文

八月的星期天(节选)

2017-07-12

文/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我的脑子里一切都混淆模糊起来。往日的一幅幅画面在一片稀薄透明的糨糊中乱绞在一起,又渐渐分开,膨胀,变成彩虹色气球的形状,似乎处于破裂的边缘。我一下子惊醒了,心跳不止。周围的寂静更增加了我的不安。通过麦克风传进房间的“远方”协会报告人的声音已经没有了。刚才,这个单调的声音和后来放映的纪录片音乐——很可能是关于太平洋的电影,因为有夏威夷吉他的呻吟—一给我催眠,于是我睡着了全文

格林厄姆·格林:写作由不得我

2017-07-12

编者按:写作,对于普通读者来说,是一件令人向往又似乎神秘的事,至于那些闻名世界的作家,就更令人欣羡和崇敬了。但您知道他们是为了什么而写作的吗? 1985年,巴黎图书沙龙通过法国驻各国使馆,分别邀请包括我国在内的世界各国著名作家就“您为什么写作”一题撰文。“笔答”丰富多彩,有的庄严深刻,有的幽默诙谐,有的故作冷漠,有的答非所问……但无一不反映了他们的才智和心态,为我们了解世界各国作家们的创作动全文

温暖,一直存在——第二届全国儿童文学作家与编辑研修班在北京举行 图

温暖,一直存在——第二届全国儿童文学作家与编辑研修班在北京举行

2017-07-12

在全中国的小朋友都开学的日子,一帮大朋友毕业了! 《小作家》资深密探“小佳”探报:2016年8月29日——9月2日,第二届全国儿童文学作家与编辑研修班在北京举行。曹文轩、方卫平、安武林、陈文瑛、翌平、许诺晨(糯米姐姐)……这么多耳熟能详的大作家,在一起会研究什么呢?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如何创作出好的儿童文学作品! 刚刚获得国际安徒生奖的曹文轩老师,风尘仆仆地从新西兰赶来第一个开讲:《风全文

饶远:用童话的眼睛看世界

2017-07-12

整理/吕晓霞 对话作家 《小作家》:饶远老师,是什么事件、人物或物品第一次激起了您的创作欲望?什么时候发现自己有写作天赋的? 饶远:我的童年除了课本,很少有课外书看,在读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一次偶然的机会看了《阿Q正传》。那时根本不知道“鲁迅”,不知道“小说”是什么一回事。翻开书,见一个留着长辫子的人,他与另一个人对话很滑稽,觉得写书的人真有趣,可以用汉字将人物描画得活灵活现。这全文

我的“超人”妈妈

2017-07-12

文/邓栩而 我的妈妈是个无所不能的“超人”妈妈。 我的“超人”妈妈长得很漂亮,高高的鼻子,一双又圆又亮的大眼睛,十分动人,很有明星范儿。而在我心里,妈妈是动画里披着斗篷的女超人,只要我一有需要,她就会第一时候出现在我面前。 她平时会变身成一位厨师,我想吃的没有她不会做的。我和弟弟妹妹都喜欢吃面食,所以妈妈会经常自己和面擀皮包饺子给我们吃,每次我们都能消灭好多饺子。妈妈做的蛋糕非常全文

我有三个好朋友

2017-07-12

文/邓栩而 我有三个好朋友,让我来说说我们的故事吧! 陈玟如,她成绩优异,是我们四个人的领班;肖蓝可,她很文静,在班上是唯一一个纪律不用提醒半句的同学,一直是我们心中最萌的小公主;刘颖姗,她跑步特别快,总觉得她会飞起来似的;我是年龄最大的,可是我却是最矮且最爱哭的一个。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奇怪的外号,我叫凳子,颖姗叫榴莲,玟如叫蚊子,蓝可叫可乐,我们的外号真是很稀奇古怪啊! 我来讲全文

 66383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