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生积极生命价值观普遍认同机理及其培育路径

时间:2017-05-18 14:56:43来源:网络收集Tags: 相辅相成 价值观 盲人摸象 生命 不辞辛劳() 来顶一下

2017003期

马俊,林伯海

摘 要:社会主义医疗事业的兴盛需要德才皆备的现代医学人才,而德才皆备的现代医学人才必须具有积极的生命价值观。培育医学生积极生命价值观的关键在于提升医学生对积极生命价值观的普遍认同,这需要从认知、认可和认同三条理路着手,借助医学专业教育帮助医学生认知生命现象,通过职业教育帮助医学生认可生命存在,依靠思想政治教育帮助医学生认同生命价值。

关键词:医学生;积极生命价值观;认同机理;培育路径

作者简介:马俊,西南医科大学中西医结合学院学生科科长(四川 泸州646000);林伯海,西南交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四川成都610031)

基金项目:本文系教育部高校辅导员培训和研修基地(西南交通大学)2014年思想政治教育研究课题(高校辅导员专项)“心理接受通道假说视角下的医学生生命教育途径创新研究”(项目编号CJSF214-001)的研究成果。

中图分类号:G64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5968( 2017)03-0065-03

2016年12月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强调:“高校思想政治工作关系高校培养什么样的人、如何培养人以及为谁培养人这个根本问题。要坚持把立德树人作为中心环节,把思想政治工作贯穿教育教学全过程,实现全程育人、全方位育人,努力开创我国高等教育事业发展新局面。”…培育医学生积极的生命价值观是贯彻党中央关于加强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的具体体现,也是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必然要求。当前,医学生教育最大的困境在于如何提升医学生对积极生命价值观的普遍认同。本文拟在探析医学生积极生命价值观普遍认同的机理基础上,探讨医学生积极生命价值观的有效培育路径。

一、培育医学生积极生命价值观的现实意义与紧迫性

1.医学教育须秉持大医精诚的人才培养观。所谓生命价值观,即人们对于生命概念、生命存在、生命意义等问题的根本看法和观点。积极的生命价值观是人们能动、积极地认识生命、敬畏生命、捍卫生命和实现生命的主观态度和客观行动的有机统一。对生命价值观的理解,不同学科的侧重点有所不同:哲学注重对生命现象的思辨,心理学侧重对生命状态的感知,教育学关注生命价值的塑造,医学强调对生命质量的维护。医学生作为医学的传承者和承担者,须有大医精诚的职业道德与品质。而这种职业道德与品质正是积极生命价值观的现实体现,以积极乐观的心态看待和对待自我与他人的生命。大医精诚作为医学生的职业品质,包含了两个相辅相成的内涵:精,即医疗技术的精湛。医者须穷尽毕生精力习得精湛的医疗技术,尽可能为服务对象提供最好的医学技术和健康服务。诚,即诚善的服务态度。作为健康的呵护者,医者务须以珍重自身生命的诚善态度对待服务对象。精与诚相辅相成,互为促进。诚善是医者的使命,医者须有积极的生命价值观,视病人为父母,视他命如己命,诚善地关心和关怀病人,让病人感受生命的友爱与温暖。精湛是医者的追求,医者须有生命至上的价值审判,为了生命的实现和美好,不断攻坚克难,提升自我的医术和医技,为病人提供最佳的医疗服务。现代医学教育须秉持大医精诚的人才培养观,加强医学生积极生命价值观的培育力度,将医学生积极生命价值观的培育贯穿于教育全过程及各门学科,将大医精诚之积极生命价值观内置于医学生的心灵深处,借此塑造德业皆备的“大医人才”。

2.医学生须秉持积极的生命价值观。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过程中,不同的意识形态、价值评判、思潮观念和利益诉求之间发生激烈的交融和冲突,并对整个世界产生深刻、复杂和深远的影响,其影响具有双效性。一方面,全球经济一体化增进彼此的沟通与理解。网络的普及与便捷,为不同地域、政治意识和文化价值提供了相互接触和沟通的桥梁。积极生命价值观仍是世界生命价值观的主流,尊重、爱护和捍卫生命体现着人类的内生性需求。另一方面,政治多极化加剧了多元对抗和冲突。不同意识形态、政治阶层和利益主体相互对抗,激烈竞争甚至严重冲突。消极生命价值观正成为困扰人类的强大逆流,表现为生命对抗的国定自我生命价值和他人生命存在的现象有加剧的倾向。这种生命对抗既有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宏观层面的冲突,也有宗教信仰、文化习俗、价值观念、生活方式等微观层面的冲突。国际层面的生命对抗,如南海争夺、钓鱼岛争端等事件对我国的和平发展构成严峻的挑战和威胁,消减着国民的生命价值感和安全感。相比于国际层面,国内层面的生命对抗现象之加剧更不容忽视,如国内贪污犯罪频发、贫富差距加大和阶层矛盾激化,以及因生存竞争与生活压力而带来精神病患者和抑郁症患者轻生现象增加等。近年来,国内生命对抗现象日益加剧和深化,一些冲破道德和法律底线的事件层出不穷,国民积极生命价值观正遭受着严峻的考验。消极生命价值观似有流行趋势,表现在理想缺失、信仰空虚、公德淡漠、虚度人生和放纵自我等,大学生自杀和他杀事件引发了全社会的高度关注和担忧。[2]在这种生命对抗环境中,医学生只有秉持积极的生命价值观,才能有效应对生命挫折,顺利实现自我生命的良好存在,积极承担维护病人生命健康的重责。

3.医学教育亟待加强对医学生积极生命价值观的培育。当前,国内医学教育普遍存在“重业轻德”现象,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环节中:升学时,学生和家长看重医学行业的高收入和高地位,而忽视医学职业的道德和责任要求,偏重考虑分数和学校,而忽视学生的兴趣特长;录取时,招生部门偏重对学习成绩和身体素质等“外功”的考察,而忽视对学生医学专业兴趣、思想道德和心理健康等“内功”的考量;入学后,医学院校注重学生的专业培养和就业发展,而忽视学生思想道德和生命价值观的培育;就业时,用人单位看重学历和毕业院校,而忽视对应聘者职业道德的考查。每年,都有很多高校招收到部分不适合学医的考生:他们或缺乏学医兴趣而无法顺利完成学业,或因情感挫折而颓废虚度,或出现各种心理疾患,或有医无德而出现医疗纠纷等。因此,迫切需要加强对医学生积极生命价值观的培育,引导医学生德业双修,这是社会主义道德与法治对医学教育的真正期盼与迫切要求。

在笔者看来,加强医学生积极生命价值观的有效培育,关键在于提高医学生对积极生命价值观的普遍认同,使之转化为医学生的心理需要和行为自觉。培育医学生积极生命价值观应从认知、认可和认同三条理路着手:医学专业教学和生命教育整合,引导医学生认知生命现象;生命教育间融人职业教育,增强医学生认同生命存在;思想政治教育与生命教育融合,促进医学生认可生命价值。

二、医学生积极生命价值观普遍认同的机理

1.医学生积极生命价值观普遍认知的机理。认知心理学认为,认知是人类对客观事物进行认识并从中获得知识的生理和心理活动,包括感觉、知觉、记忆、学习、言语、思维和问题解决等过程。感知和思维方式构成了认知的基础,感知包括感觉和知觉。人对外界事物的认识始于感觉,然后知觉对感觉信息进行加工和解释,完成人对事物的初步认知。医学生对积极生命价值观的普遍认知,需要建立在自身对生命现象及其所包含信息进行客观感知和主观思维的基础之上,从四个过程对生命现象进行认知:觉察,感受到生命现象的存在;分辨,把生命与非生命进行区别;确认,利用已有的生命知识、经验和信息,确定生命现象并将其纳入认知范畴之中;将对生命现象的感觉和知觉结合,并借助倾听、观看和与他人互动等方式,对生命现象进行综合性考量,从而形成对生命现象的初步认知。由此可见,感知是医学生建立积极生命价值观的前提和基础。

感知是一种直觉性的认识,有时候感知所获得的认知与外界事物的本来面目可能存在一定差异,这就需要借助思维来加以弥补和修正。心理接受通道假说”,认为,负通道作为感知的主要承担者,通透性虽高,但缺乏理性思考,“盲人摸象”正能说明感知的局限性。正通道通透性虽低,但却是思维的主要承担者,富于理性,可以弥补和修正负通道的不足。同时,正通道接受抽象的正性信息后能对负通道作用进行有限干扰。因此,处于不同生活环境和历史文化背景中的个体在对事物所包含的信息进行感知和思维时存在差异,从而导致不同个体对相同事物的认知存在差异。认知的差异性,可能会导致医学生对生命价值观的认同差异,客观上影响了医学生的生命教育成效,并深远地影响着医学生未来的健康成长。由此可见,在开展医学生积极生命价值观培育时,首先要让学生建立对生命现象的感性认识,然后引导医学生对生命现象进行理性思考,使其在认识生命现象时做到感知和思维的统一,从而建立对生命现象的客观、全面认知,最终实现医学生对积极生命价值观的普遍认同。

2.医学生积极生命价值观普遍认可的机理。认知是个体对事物的初步感知,这种感知还需要上升为心理上的认可,才能最终实现内心的真正认同。积极生命价值观的普遍认可就是要通过适当的教育途径和手段帮助医学生在认知生命现象的基础上承认、赞同、赞赏积极生命价值观的价值和意义,为医学生普遍认同积极生命价值观奠定基础。选择注意学说认为,个体对事物所包含的信息采取选择性注意、选择性理解和选择性接纳。选择性接纳必须建立在个体对事物积极认同的基础之上,“利己则愉悦接受,不利则强烈抗拒”。当前,医学生面临着学业、升学、就业和发展等诸多现实的考验,心理负担很重。医学院校开展医学生生命教育的教育理念、策略、内容、方式和评价等诸多方面都需要尊重医学生的内心需求,提高教学效率,减轻医学生的心理负担和学习负担。

3.医学生积极生命价值观普遍认同的机理。价值认同是指主体对外在的价值规范所采取的认可、接受、效仿、遵循的态度和倾向,价值认同的形成需要两个基点:一是事物与自我有共同点,从而构建心理沟通与对话桥梁;二是自我对事物的承认和认可,从而寻找到共同的价值诉求。医学生积极生命价值观的普遍认同,需要建立在与医学生具有共同的价值判断和价值诉求的基础之上,触发心理的价值认同,进而形成行为的价值认同。价值认同在价值心理中占有重要地位,它调节着价值认知和价值行为,是从价值观念转向价值行为的关键环节。医学生积极生命价值观的普遍认同,除了需要积极生命价值观自身的内在品质和独特张力外,还需要借助职业教育,突显出积极生命价值观在医学生职业生涯中的历史地位和发展意义。只有医学生真正认识了积极生命价值观对个人和社会的真正意义和价值后,才能从内心根本认同和践行大医精诚的积极生命价值观。

三、医学生积极生命价值观普遍认同的实现路径

1.整合医学专业教学与生命教育,引导医学生认知生命现象。医学本身是一门认识和研究生命现象与规律的自然科学,拥有生命教育的天然资源优势。整合医学专业教育和医学生生命教育,是对医学天然优势教育资源的有效利用。医学院校需要积极研究专业教育与生命教育的整合理念、范式和评价等体系,使整合教育真正成为可能、可行、可观的新型医学教育模式。譬如:解剖学与生命教育整合,在医学生认识身体结构的同时,实现积极生命价值观的培育。一些高校在解剖课中开展了向遗体标本(无语良师)致敬的特殊生命教育活动,追思遗体捐献者的生前事迹,讨论生命的有限与无限,帮助医学生树立积极的生命价值观。又如,在组织胚胎学和生理学教学中引导医学生认知生命现象和生命功能的奇妙,激发医学生对生命的敬畏和珍惜;在免疫学的免疫防治章节积极引导学生树立防病治病的生命责任意识;病理学教学中着重引导学生认识生命的脆弱和有限性,临床医学教学中侧重引导学生树立大医精诚的职业道德意识。专业教育与生命教育的有机整合,既能提高医学生对生命的感知与感悟,又能帮助医学生加深对生命现象的认知,从而为医学生树立积极的生命价值观奠定教育基础。

2.生命教育融入职业教育,增强医学生认可生命存在。医学生职业教育是医学生人生教育的主课堂之一,发挥好主课堂作用,在职业教育中融人生命教育,对医学生进行积极生命价值观的培育,具有可能性和必然性。职业教育贯穿医学教育全过程,包括入学与适应性教育、安全法制和心理健康教育、实习岗前培训和职业指导课以及医学伦理学教育等课程,在这些课程中引入积极生命价值观的培育,将生命教育融人职业教育和环境教育”,,进而彰显生命的价值魅力、成长真谛、人文情怀。

3.思想政治教育与生命教育相融合,促进医学生认同生命价值。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各类课程与思想政治理论课同向同行,形成协同效应。””’思想政治教育与生命教育本就同向,相互之间也能形成良好的协同效应,这就为思想政治教育与生命教育进行融合提供了学理基础。将思想政治教育与生命教育进行有机融合,能有效提升医学生对积极生命价值观的认可,这种融合教育具有三大优势。一是提升思想政治教育的亲和力。在思想政治教育中融合生命教育内容,可以增加思想政治教育的趣味性和实用性,提升思想政治教育对学生的吸引力,从而提高大学生对思想政治教育的学习兴趣和教育成效。二是形成良好的协同效应。以往,(高校的思想政治教育与生命教育总是分多聚少,难以形成教育合力,协同效应很弱。思想政治教育与生命教育相互沟通、整合、融合,可以增强两门学科的教育合力,进而形成良好的协同效应。三是增强生命教育的魅力。单纯的生命教育主题缺乏魅力,学生易产生疲惫和反感,教育成效不佳。专业任课教师知识渊博、人格魅力强、信任度好,若他们能承担部分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着重从医学生命视角去引导学生学习思想政治理论,必然能活跃课堂气氛,提升生命教育和思想政治教育的教学成效。反过来,思想政治专业教师也可以承担部分专业课教学内容,引导学生从思想政治教育视角去观察、思考和分析生命现象,拓展医学生的思维视野,塑造具有人文素养的医学家。

培育医学生积极生命价值观,其目的在于使其闻生命之道、承救死扶伤之责,而医学生积极生命价值观的培育成效关键在于提升医学生积极生命价值观的普遍认同度。这一关键非一日之功可成,务须教育者不辞辛劳,坚持探索与创新。医科高校只要充分发挥思想政治教育的全员全方位全过程的协调育人作用,积极弘扬和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特别是医学生的积极生命价值观,提升他们对积极生命价值观的普遍认同度,大医精诚之风在中华民族复兴征程中定可实现!

参考文献:

[1][5]习近平把思想政治工作贯穿教育教学全过程——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交流发言摘编[N].人民日报,2016-12-09.

[2]毛小萍,从“李刚门”、“药家鑫”事件引发的深思[J].老区建设,2011,(3).

[3]马俊,周云刚,等.心理接受通道假说[J],成都航空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4,(3).

[4]李泽鸿.生物教学中的生命教育融入环境教育[J].吉林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 1,(6).

责任编辑 罗 佳

原文来源:《学校党建与思想教育·上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