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观视角下大学生休闲教育论析

时间:2017-05-18 14:57:05来源:网络收集Tags: 大学生 游手好闲 刻不容缓 毋庸置疑 多种多样() 来顶一下

2017003期

严蓉,刘靖君

摘 要:休闲教育作为提高大学生休闲能力的重要途径,是大学生科学发展的需要,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需要,更是实现“幸福”的需要。“幸福”视角下加强大学生休闲教育,高校层面要构建休闲教育学科基础和研究平台,学生层面要培养休闲教育观念伦理和实用技能。关键词:大学生;休闲教育;素质教育

严蓉,刘靖君

作者简介:严蓉,湖北大学大学生就业指导中心讲师,主要从事高等教育管理研究;刘靖君,湖北大学学生工作部部长、教授,主要从事高校思想政治教育研究。(湖北武汉430062)

基金项目:本文系2016年度湖北省高校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大学生发展与创新教育研究中心科研开放基金(项目编号DXS20160025)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中图分类号:G64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5968(2017)03-0072-03

随着经济快速发展,人们生活水平和质量不断提高,休闲正逐渐成为日常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这对于绝大多数人认为“工作比休闲更重要”的现代社会来说是一个挑战。挑战不仅是建造更多的娱乐设施、开发更广的休闲空间、拿出更多的自由时间,而且是我们每个人能否承担起自我休闲的责任,在工作与生活的紧张压力减轻后,能否从容体验生命的和谐与愉悦,享受生活的宁静与安适,并且优雅地展现与塑造幸福的自我。因此,教会“准社会人”——大学生高质量休闲,对于促进他们自由全面健康发展,实现其“幸福”需求意义重大。

一、休闲、幸福休闲与休闲教育之辩

在我国古代《学记》中有精辟的论述:“大学之教也,时教必有正业,退息必有居学”…(居学就是相对正业而言的,指在家休息时的学习,即闲暇课程)。这说明在古代社会,教育与休闲是一体的。可到了近代,尤其是产业革命后,教育开始以工作为中心,休闲从教育中被驱离,在整个工业社会时期休闲教育都没有受到重视。直到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始,由于工作效率的提高,自由时间的增多,休闲教育的问题才再度受到人们的普遍关注。但截至目前,关于休闲教育的理论研究并没有形成一个关于休闲教育的确切定义,每个国家、每个团体或个人对休闲教育都有着不同的界定。如国外的布赖特比尔( Brightbill)认为休闲教育意味着应当尽早地让人参与家庭、学校和社区中的休闲活动,帮助他们培养休闲技巧和休闲鉴赏力,以使人们越来越多的自由时间得到充分利用。而中国对休闲教育的研究比较注重从时间的角度来进行,往往将它命名为闲暇教育,指闲暇时间里进行的教育活动,也指教会人们利用闲暇时间充实本人生活、发展个人志趣的本领,是伴随现代化技术在生产中的运用导致人们劳动时间缩短、闲暇时间增多而出现的。尽管对休闲教育内涵的认识角度各异,互不相同,但大家对于休闲教育的主要任务和内容的观点却是大体一致的,都要求把休闲的非职业培训作为教育的一项重要内容,要培养科学的休闲观,培养和提高休闲行为的价值判断能力,在休闲时间消除烦躁感,能自己确定并参加令人满意的和有意义的休闲活动等。所以归结起来,针对大学生这个特殊群体,大学生休闲教育指对大学生空闲生活的选择能力和价值判断能力的引导与培养,是休闲方式和技能的传授,是使他们“成为人且幸福”的过程,这个过程不局限于大学期间,还一直延伸至个体生命的结束。休闲不是工作的补充或附属,而是与工作一样,是决定人生意义和幸福的因素。休闲本身是一种后天习得的行为、态度和意义,人们通过体验和选择渐渐社会化并学会了有意义的休闲。休闲不是一种天生的能力,对于大学生来说更是如此。所以,休闲离不开教育,当代大学生在校期间通过休闲教育而获得休闲能力,将能够感受到更多的快乐和幸福。

二、推进大学生休闲教育的价值需要

1.大学生闲暇现状需要休闲教育。对于在校大学生来说,生活内容相对单一,课程安排比中学阶段宽松,加之各种长假、双休日和寒暑假,属于自己自由支配的时间比较宽裕,每年有近一半的时间处于闲暇状态。如何科学地安排和利用好这么多的闲暇时间,客观上需要对大学生进行休闲教育。湖北现有在校大学生100多万人,他们是社会未来的精英,并将成为社会发展的主要动力,他们不仅要通过学习成为高度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创造者,还要通过学习学会享受高度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所以,他们对休闲的认知如何、休闲方式和休闲能力如何,将会直接影响到未来社会的整体面貌。

2.大学生科学发展需要休闲教育。培养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必须以实现大学生的自由、全面、协调和可持续发展为基础。而闲暇时间是个人自由全面发展的前提和必要条件,充裕的闲暇时间,为大学生分享人类文化成果,发展自由个性提供了保证。早在2000多年前,古希腊人就提出“自由人如果不想使自己的生活沦为灾难,就一定要接受休闲人生的教育”。但问题在于,闲暇时间只是一个载体,一种时间形态,闲暇时间的价值利用,关键在于怎么用“闲”。休闲教育的主要任务,正是教导大学生如何科学、合理、健康地用“闲”。如一个学生能合理安排时间,并且内容健康向上、丰富多彩,他就能获得比别人更多的知识和技能,培养比别人更多的业余爱好,他就不会在闲暇时感到寂寞、空虚与无助,更不至于人格缺陷和片面发展,而是能找回生命本真,实现生命价值,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自由全面发展的“人”。同时,科学休闲可以调剂生活,缓解疲劳,提高学习和工作效率,开发人的潜能和创造力,为达到人生的目的创造条件,实现可持续发展。所以,休闲教育“更多的意义是让我们学会思索——如何‘成为人,,成为快乐、自由,富有创造力和具有追求真、善、美能力的人”。”,因此,让未来的高素质劳动者学会休闲,这既是对先进生产力的保护,也是对先进生产力的深度开发,意义深远。

3.社会主义和谐社会需要休闲教育。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要求实现人自身的身心和谐、人与社会的和谐以及人与自然的和谐。科学休闲是促进人自身身心和谐、人与社会和谐、人与自然和谐的重要方式。通过休闲教育使休闲主体建立科学休闲观念,选择正确休闲方式,进行正确休闲行为,不只使人身心得到愉悦,创造力得到激发,也有益于社会价值和伦理的构建,有益于良好人际关系的养成,能使整个社会生活变得有序与和谐。如果一个人空闲到百无聊赖,他就会游手好闲,容易惹是生非;如果一个社会大多数成员无所事事,这个社会就会变得很不安宁,闲暇时间甚至会成为酗酒、吸毒、赌博等违法犯罪活动的时间。此外,休闲教育能够提高社会经济效益,因为休闲带动了新的产业发展,拉动旅游业、服务业的增长,并吸纳大量的就业人员,对解决当前大学生就业难问题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基于休闲教育在我国刚刚起步的现实,随着社会文明的进程不断加快,休闲教育从具有较强接受能力和较高文化素养的大学生开始,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4.“幸福”的实现需要休闲教育。“幸福”的提出,就是要把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放在首要位置,提高人民群众的幸福感和满意度。大学生代表着未来社会的发展方向,提高当代大学生的幸福感是“幸福”目标实现的重要部分和坚强保障。在当前人民群众消费结构由过去的吃、穿、用为主向住、行、娱为主升级的情况下,受社会上功利主义和拜金主义的影响,当代大学生的社会价值取向和传统的幸福观不可避免地受到严重冲击,大学校园开始出现幸福缺失的危机。通过休闲教育,让大学生们懂得幸福与金钱和权力都无关,它只源于自身的努力和拼搏,正如托尔斯泰所说:“幸福存在于生活之中,而生活存在于劳动之中”。开展休闲教育,不仅有利于培养大学生科学合理的消费意识,有利于帮助他们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也有利于他们在面临学业压力的同时,仍保持身心愉悦,提高幸福指数。

三、“幸福”视角下大学生休闲教育的路径选择

笔者2016年在武汉6所高校随机选取2000个样本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休闲教育主要是自发的,一般学校都没有设置休闲教育的相关课程,也没有专任教师。个别学校把休闲教育作为点缀融人素质教育之中,或者在体育教育中给休闲教育保留一席之地。在一些人文社会科学课程中,任课教师自己也缺乏对于休闲教育内容和本质的理解,因此难以有意识地在人文社会科学的教学中渗透休闲教育理念。调查中,仅有16.3%的人了解休闲和休闲教育,虽然大多数人对于目前休闲生活的满意度一般,也有提高休闲生活的愿望,然而对于问卷中“如果开展休闲教育,您的参与积极性如何?”约81%的人选择一般,仅有9.6%的人有较高的积极性,其余的持无所谓态度。至于休闲方式,排在前5名的分别是上网、看电影电视、逛街购物、体育锻炼、户外旅游,读书阅读和参加社会公益等数据则靠后,显示出了明显的娱乐化倾向。现状如此,多路径加强大学生休闲教育,实现“幸福”目标,任重而道远。

1.高校层面,构建休闲教育学科基础和研究平台。应选择有相关学科基础的高校设立休闲类专业,并成立专门的休闲研究机构。其任务是从事休闲教育、休闲心理、休闲文化、休闲产业等内容的研究,为政府制定相关政策提供理论依据;同时,也为休闲教育培养人才。早在1923年日本大阪就进行了“闲暇生活研究”,1926年东京市政府调查会进行了“都市教育的研究”,这些都是从教育的立场出发试图改善市民闲暇生活的调查活动。此后,休闲教育获得了极大的重视。当然加强大学生休闲教育,最终还是要结合我国高等教育体系和学科发展实际,在国家宏观调控下进行。但目前刻不容缓的是高校可在自主权范围内设置休闲教育课程,并规定其作为必修学分,充分强调课程和课堂教学在休闲教育中的主渠道作用,切实改变传统以工作为核心的课程设计,使学生能够从其休闲课程中得到身心的充分休整与完善,进而获得全面的发展与进步。与此同时,要着力加强幸福心理与休闲教育的研究。休闲能够带来幸福,但并非幸福本身,虽然休闲并不等同于幸福,但毋庸置疑,它对创造幸福至关重要。随意的休闲,难以产生自我满足,也无法获得长久的幸福。因此,加强大学生休闲教育,理应向他们展示为了获得幸福可以采用多种多样的方式支配自由时间,以及依靠这些方式所能够获得益处的本质。

2.学生层面,培养休闲教育观念伦理和实用技能。观念是行为的先导,休闲教育的首要目的就是帮助学生树立科学的休闲观。要告诉大学生,休闲的本质不是劳动的附庸,而是劳动的最终目的,从而使大学生能合理利用时间,明智选择休闲行为。要纠正大学生对休闲的错误认识,不能把休闲仅仅当作休息,或等同于玩及纯粹金钱的消费,要明白休闲具有多元化的潜在价值,要让大学生明白休闲是有层次的,休息、娱乐等促进身心恢复的消遣性活动属于低层次休闲,学习、研究兴趣发展等追求生命本真,促进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活动是高层次休闲。观念层面需要着力强化的是大学生健康休闲伦理,因为休闲既是一种生活方式,也是一种生活态度,体现着人们的价值选择趋向,是检验人们道德和伦理判断的基础。休闲的本质是自由的,但自由并不意味着放纵和无拘无束。休闲方式必须符合社会的价值规范,休闲行为选择必须负责任,必须符合社会道德伦理,这样才能促进社会的发展,才能确保个人发展的方向。特别是“在我们这样一个资源源日减少,生产需要日渐减少,生存空间日渐缩小的世界上,发展闲暇道德已成为我们生存的必须条件”[‘](I”“’。休闲教育要传授大学生适当的休闲技能。休闲教育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需要传授适当的技能和技巧并不断加以练习。缺乏休闲技能技巧,人们就不可能实现更高层次的休闲,而只能把时间耗费在聊天、逛街、上网等普通、低水平的休闲活动上。因此,传授大学生适当的休闲技能,他们才能够自由地安排自己的休闲活动,丰富自己的休闲生活,更加主动地参与各类实践活动,增强自身精神体验。技能技巧必须通过正规学习才能掌握,如歌剧、国画、科模等高层次休闲活动,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参与和欣赏的,它要求参与者和欣赏者有较高的文化修养和一定的鉴赏能力,而且要反复接触才能领略其中奥妙。因此,休闲教育应建立健全各类休闲组织,如建立登山协会、跆拳道协会、美术协会等学生社团,广泛开展形式多样、富有特色的文化活动,鼓励和引导大学生参与到活动中来,帮助他们培养高雅爱好,掌握运用这些爱好的技能,并在利用和享受休闲的过程中,引导自身向更高层次发展。

参考文献:

[1][5]孙林叶,董美珍,国外休闲教育的发展及启示[J].教育理论与实践,2006,(10).

[2][3][美]杰弗瑞·戈比.你生命中的休闲[M].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2000.

[4]马惠娣,人类文化思想史中的休闲——历史·文化·哲学的视角[J].自然辩证法研究,2003,(1).

[6][美小曼蒂,L.奥杜姆,闲暇教育的理论与实践[M].北京:春秋出版社,1989.

责任编辑 周玉婷

原文来源:《学校党建与思想教育·上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