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福帝姬第二部连载6惜分飞

时间:2017-04-12 16:53:25来源:网络收集Tags: 灵魂 勇气 一笑 健步如飞 贪生怕死() 来顶一下

2016010期

蔓殊菲儿

这一切都如烟散去,她与他不过只做了两年夫妻就要分离。她已下定了决心,如柔福一般满怀勇气向南而去,回归正在复活的大宋故国的怀抱!

若终能回去,她的生命里,便不会再有他了。

月色,是银壶打破了,流淌出洁白的光,宛若轻纱倾泻,上京皇宫行馆的床塌上,完颜皓如往常一般解开弦珠的衫袍,抚上她的肌肤,她推开他的手,转身背向他,蜷缩起来。他把她的身子扳过来面向自己,轻轻抚摸着她的娇面与香肩,弦珠却挣脱了他再次扭过身去。她很快被他重新扳过来面对他。“你怎么了?”他柔声低问她,弦珠垂眸无言,却在他臂中挣扎起来,完颜皓不顾她的抗据,捏住她的两腕,厉声道:“你今天是怎么了?自从见了宋使,就对我不闻不问,如此冷淡?”“要不是我向皇上求情,你把喜庆搞得那么悲伤,皇上会饶过你?”他的声音慢慢地轻柔起来,像调教一只羊羔,“我也不怪你,谁叫我太稀罕你。”他微笑着,继续去解她的衣衫,但弦珠此时挣扎得剧烈起来,完颜皓只当她是见了故国来使,伤心而耍起小脾气,哪里愿放过她,正是少年夫妻,情欲炽烈之时,一个劲地涎着脸纠缠她,谁知她竟低下脸在他扯裙子的手上咬了下去,唬得他将手闪开。

他荡漾着清波的棕色眼睛泛起暗蓝色忧郁的浮光,但再没有啧声,只是叹息了一下。在她身畔躺了下来。在帐幕的黑暗中默默地看着她。

她在月的清光中看到魏冰伦凝望着她乌黑而深邃的眸子,他盘起的发髻,被风吹乱的长长黑发飘扬,圆领宋袍的朱红色系带也如蝴蝶一般飞舞着,而在他压抑的痛楚与忧愁的薄暮之中,在他的身后,是正在重生的大宋王朝,在草长莺飞的江南,她第九个哥哥消瘦的身影孤零零地站在陈旧的宫桥上,而在此之下,是满湖盛放的莲花。

她在深夜中微笑了,流下了眼泪,与过去的绝望不同,这泪水是温暖的。

次日,弦珠叫绿翘去拿宋使进贡分配来的锦缎,上面已按金国的要求为王族男性织上秋山虎鹿的图样,淡青色的雷纹暗底,五色交织,亦用了金线勾勒。她闭上眼睛,闻见久违的新布上温柔的蚕丝的香味,叹息了一声。“向宫里府库要最好的灰貂皮子来,还有白玉扣子,我要裁这布。”她轻轻地向绿翘说。绿翘愣了一下,“要我找大王的衣服来做样子不?”“不用。”弦珠笑了起来,“我亲手给他量。”“你真的要给他做袍子?”“嗯。到时候你得帮把手。”

从朝中议事回来,完颜皓的心有些惴惴不安,一方面是讨论对宋和战时,大家分成了两派,完颜宗弼力主灭宋,活捉赵构,将江南一举捣尽。而他却站在主和的这边,毕竟战争损耗巨大,大金的儿郎还没有将这次抢得的财富美女甜头尝够,与心爱的美人日夜厮守,他仿佛少了一些强盛的野心,变得有些贪生怕死起来。但一旦朝廷决定是战,他心爱的女人定会悲伤起来。另一方面是去长白山围猎的日子已定了下来,要离开她许多天,他很是不舍。

然而,等待他的弦珠却给了他一个惊喜,他看到她手上的锦缎布料,知道她要为他亲自裁衣,心都快活得顫抖起来。她亲自为他解衣,素手在他的强壮的肩臂和宽广的胸膛上轻轻抚过,他迷恋地看着她蝴蝶一般美丽的长睫,搂住她亲吻起来。“噢,弦珠,你只要给我一个笑容,我都会高兴到早晨,你亲手为我量身裁衣,我会开心好多天……你知道吗?”他在她耳畔喃喃低语。弦珠温柔地笑着,他以为他禁锢了她,驯服了她,实际上,他看不透她的内心,她的思念,厌恨与痛楚。

她躺在他的臂中承欢,像一只妖娆的美艳的狐,“大王,明日你让阿里布带绿翘去找宋使团要缝这种丝绸的针,要我们宋国特制的针线,缝出来的衣服才会精致服贴……他们远道而来,都有随身的制衣针线的。金国的针虽然也能缝,但针眼儿不好看。”“好的,你说什么都是好的。”他模糊地应承着:“弦珠,我这次一定要猎到一只能配得上你的月光般的白狐,用钝箭把它射晕,不让皮子沾上一丝鲜血。比我们大金的王宫里最好的狐皮还要美。”

不知为何,她忽然感觉有些依恋他的身体,他的体温和呼吸,有一种亘远的忧伤在这种复杂的情绪中升腾起来,缠绵不尽。

逃回中原的柔福帝姬再次回到大宋时已是她南逃成功后的第三个月了,她本被楚地的匪首刘忠所获,在刘忠被剿灭之后,她向知州甄采告知自己是从金国逃回的帝姬,甄采不敢怠慢,急急报以朝廷,在大太监冯益和宫女吴心儿的指认之后,被迎回赵构在江南的行宫,一路上,她健步如飞的一双大脚让人生疑,然而,冯益早已将她的回答禀告给赵构:“金人趋赶如牛羊,如何使一双纤足,还是旧时模样?”赵构当即落泪,别的再不多说了。

江南行宫的铺地已然陈旧,缝隙中有没有除尽的衰草,柔福长长的裙裾拖曳在上面,有时会觉得有些牵绊,但她再无小脚的柔媚,而是大步坚定地向着赵构走去。她身着酒红色织金的大袖长衫,腰系金镶玉带,肩披霞帔,乌云般的秀发全部束起,与茂密的假发一起盘成极高的灵蛇髻,上面点缀着血滴一般的朱砂与珊瑚,一只金凤衔下一串琥珀滴珠,而蓬松的云鬓上,簪着纯金打就的蝴蝶钿子,而那那些小小的金锞也伴随着朱砂,在蛇髻上遥相呼,她的眉锋上扬,里面也抹了一丝朱砂,杏目清冷,朱唇鲜红。洁白的肌肤有着冰雪般的寒意。美得鲜艳而凛烈。

赵构感到一阵炫目,他闭了会眼睛,再睁开,她已至面前,款款行礼:“柔福帝姬赵環環拜见皇上。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妹,免礼,皇妹受苦了……”赵构艰难地说出这句话来,“皇妹有智有勇回归大宋,朕要厚待皇妹。”说罢转脸向冯益示意,冯益忙捧出圣旨道:“柔福帝姬赵環環接旨——”“奏天承运,皇帝召曰:柔福帝姬历尽万苦归宋,智勇可嘉。以皇妹之身得享长公主之尊。特赐柔福帝姬福国长公主之号。奉禄与亲王等同,钦此。”

冯益的声音回荡在宫苑里,柔福缓缓地跪下叩首,静静地道出“谢主隆恩。”她以坚韧的意志和超强的信念回到了故国并得到了应属于她的一切,此时此刻,她所承受的苦难与屈辱都如深潭中的淤泥,终于沉淀了下来。她依然还是那个骄傲的,不可一世的最受宠爱的帝姬。

她转过身来,眼神碰到待臣里遥望着她却在她回望时迅速躲闪的目光,哦,那是高世荣,她少女时的恋人。她忽然呼吸到一丝浮动着的香气,潮湿而悸动,那是从江南回汴梁时他从窗外塞给她的鲜花上的芬芳。那些鲜花上还带着甜美的露水。

她向他嫣然一笑,他的眼中流露出迷离的目光,但她的笑容很快凝固了,柔福翕动着嘴唇,缓缓地咬紧,她感到了一丝血的腥味。

宫中的家宴,多是吴妃代赵构问她身体的安好。御医已给她医治过身子,她的情况很糟,但赵构最终还是问起发妻邢妃和母亲韦氏。只求她答个在与不在。柔福轻轻地点点头,淡然道:“她们都还在,金人给饭食衣裳。”赵构的心直跳起来,又想问邢妃腹中的儿子。柔福抬起明眸,静静地看了他一眼,缓缓吐出两个字:“没了……”

赵构的脸从潮红刹那变得灰白。吴妃在一边偷偷拭泪。在这样的沉重的悲伤之中,经受了这一切的柔福却十分平静。

他们并不是不知道宋室的女眷在金国是什么样的遭遇,御医早就查出她的身子因为多次流产堕胎,已无法生育,而在她身上,更有那些野兽抓咬留下的伤痕。为了羞辱赵构,金人专门让人编录了宋室受辱的图书,甚至金人蹂躏大宋后妃与公主的春宫图在边境散布。甚至哪个公主生了金人的孩子,哪个妃子进了妓馆都有详细录注。凡从入境的客商处查得这种东西一律烧毁并以处罚,但是宋室的丑事依然暗暗流传的,特别是驻守边界的军士,几乎无人不晓,对金人的仇恨,自是愈加深浓。

这些女人,都是一个又一个剧痛的伤疤,留在北地自生自灭,仅这一次家宴,赵构已经十分痛心,此后再未传她入宫。此时柔福也才二十岁的年纪,既然不愿再见,赶紧出嫁了最好,莫误她的青春。这事自然是聪慧贤德的吴妃来办了。

吴妃来到柔福暂住的庭院时,天上正下着细雪,她听到隐约有琴声传来,却是柔福在院中的亭里抚琴。她穿一袭绣金正红牡丹长袄,外披赤狐斗篷,长发尚未盘髻,只分出几络盘于两侧,秀发如水披泻下去。长眉秀目,嘴辱鲜红。她寒霜般洁白冰冷的肌肤,衬着赤衣白雪,美艳凛然,这天子之女的气势让吴妃肃然起敬。吴妃走到跟前,却冷得一阵哆嗦,感叹道:“长公主殿下真是好雅兴,飘雪的天气都能在室外抚琴。”“这比如我呆过的上京不知要好多少倍,而那里,有几个月都是冰封,一出来就要冻得僵住,哪有看雪的心情。”柔福悠然答道:“比起北边,大宋的雪才是诗意的,冷中透着温雅,不像金国,只恨不把人的骨头冻断。”吴妃笑了一下,在她的面前,她的气势都输了几分,要知道,若在汴梁时,这位公主所受的宠爱,可比现在的皇上要多得多啊。

柔福看了她一眼,向左右道:“请贵妃娘娘入室内说话吧,知道您要来,暖炉备好了。”

吴妃带左右进去,只见阁内已升起了兰花炭,温暖如春,而荞饼、绿糕,香茶均已呈上,用的金盏玉杯,虽比不得汴梁时上好的定汝二瓷,但体面也已摆设了出来,柔福已脱下斗篷与外袄,里面是一件玫瑰灰色锦锻大袖褙子,内穿粉色交领襦裙,里面绢丝中衣露出精绣袖缘,下系云霞彩绢六幅裙,绣花裙带缀下金玲一对,行动时铃声宛宛。吴妃定睛看去,那裙带却是早年延德宫里锦绣司的妙物,靖康之后,这些东西要么被掳走,要么一把火烧作灰烬,真不知道她是哪里得到的。

吴妃笑了一下,端起金盏道:“臣妾这次来,是想向殿下提一个旧事,一个故人,不知殿下还有记忆否?”柔福抬起眼睛望向她,却听她徐徐说道:“殿下可还记得四年前在汴梁金明池选郎一事?殿下抛出的金莲花船到了谁的手中?”柔福轻倩一笑,默不作声,只静静地凝望着吴妃的眼睛。吴妃见她愉悦,便开门见山地说了起来:“其实我这次来也是给殿下说一门亲事,殿下可否满意永州防御使高世荣呢?”

柔福的神情如冬末初春刚开始融化的冰,从凛洌到清冷,再变得柔和,潺潺有了春意,便有几星桃花的颜色飘落在上面了。

吴妃松了口气,笑迷迷地喝起茶来。接下来,就是择吉日准备嫁妆了。

绿翘来往于使团和宫驿之间,也给惠福带来了一个消息,使团中一个重病的使女,只有几天的日子了,医生已在给她开些不至于太痛苦的药。而使团在不久之后即将返宋,这个消息让惠福的心狂跳起来,而此时,完颜皓也整装待发,完颜部皇族去长白山围猎的日子到了。这几日,惠福白天赶工制袍,晚上就与丈夫在枕上缠绵,她表现得十分的乖顺,甚至前所未有的主动起来,她帮他宽衣解带,满足他所有的欲求,在分离之前的日子里,甚至有初在一起的疯狂。而完颜皓全然不想她的这些变化,只当她是心内爱他,不舍他远去罢了。他一边心肝宝贝地叫着,一边喃喃道:“你再等我一些时日,我定带最好的猎物给你,比献给皇上的还好,这世上除了你,谁还配得上长白山上最好的月神白狐的皮呢?

惠福轻柔地笑了,像一朵涟漪慢慢荡漾出醉人的香气,从他得到她时起,看似她被强暴,被淫辱,被日复一日地蹂躏。实际上他已被她占有了,他作为完颜部西军铁骑最彪悍的猛将,在她面前却慢慢成了一个如在母亲边索爱的孩子,天天只想跟她粘在一起。“再有力量,毕竟是这么笨的人……”惠福心里想着,嘲笑着他,身体却被他碾得一阵阵酥疼,“控制了我的身体又如何?只要我的心不死,就永远有机会回去……”在他的臂中,她热烈地追忆着故国,想着自己曾经诗情画意,抛珠滾玉,最尊贵的皇家少女的时代,她的脸颊因为那个大胆的计划而变得潮红,让他更加欢喜。

他捧住她的脸儿激吻,她快要窒息了,她感到自己的灵魂飞升上了九霄,骑在一只仙鹤的背上,振翅向南方飞去。他的喘息声响在耳畔,如呼啸的疾风。

次日 ,弦珠亲自为丈夫梳头结辫,修刮须眉,戴上金抹额,她为他将自己亲手做的袍子细细整理,将貂滚梳理齐整,将每一寸褶皱抚平,他此时如同她笔下的画卷,清朗俊美,她少女时梦中的情人,那个在宣泰桥上痴痴等候她的景州青年,其实是北国的王子。如果没有战争,没有仇恨,他们现在定是携手在汴梁的帝苑里赏雪喝着暖茶,大宋多么富庶的王朝,完全可以让他留在她的身边,她会像那些王爷宠爱自己异域得来的美人一样宠爱他,并且只爱他一人,她要天天倚靠在他温暖而宽广的怀里,跟他述说她所理解的诗词与花前月下的思绪。若读诗读得疲倦了她便可在他怀里睡去,而他会把她抱进他们弥散着玉墨芬芳的寝房,她会安排厨娘每天做着不同的菜肴,让他乐不思蜀。他们会比在这寒冷粗糙辽远的冰封之地过得美好百倍千倍。

然而,这一切都如烟散去,她与他不过只做了两年夫妻就要分离。她已下定了决心,如柔福一般满怀勇气向南而去,回归正在复活的大宋故国的怀抱!

若终能回去,她的生命里,便不会再有他了。

“你怎么哭了?”一直默默凝望着弦珠的完颜皓注意到她眼中流转的泪水,他温柔地问她,低下头来轻轻为她抹去,“我很快就会回来,不过一个月而已,有绿翘陪着你,有什么需要就问阿里布便是。”她向他绽出一缕微笑,像微雨中湿润的梨花。他深情地吻了吻她的前额。就此告别。

惠福帝姬目送他拾繮上马,引队而去。她看着他策马奔驰时随风飘扬的长发与披风,在她的视线中渐渐消失,心中有一丝被抽离的痛楚。

魏冰伦几乎一夜未眠,他再三检审着使团人员名单,看着那个惠福顶替的叫吴枝子的死去的使女的名字,咬紧了嘴唇。惠福已在夜晚时前来,她拒绝了冰伦将自己的房间让给她的体贴,而着穿着最简单的青色裙子怀抱着包裹与其它的使女一起睡在冷冰冰的硬床上。她的计划胆大任性而充满理想,让他都紧张不已。

初上京城时,使团就受到了盘查,容貌秀美的弦珠纵使粉黛不施,也被守卫的千户拦了下来,“把你的包裹打开!”那人命令道,冰伦只觉得浑身的毛孔都缩紧了,惠福是宝山大王的宠妾,她的包袱里若有什么痕迹,不光她逃不出去,整个使团都要受到惩处。然而弦珠却顺从地打开包袱,里面出人意料地简单得可怜,只有一套外袍和两套换洗的中衣,一双旧鞋。并几个银钱,那个千户又看了她两眼,用女真话向其他几个卫兵打哈哈道:“使团里有这么漂亮的女人,怎么不给我大金留下呢?”惠福只屏息咽声,装作听不明白。

在宫驿里,绿翘谎称惠福生病,佯装侍奉,她说动了之前心向阿露的金国侍女帮助换衣掩护,直到回到了封地,阿里布才发现大事不妙。绿翘慌称惠福从封地只身往南逃走,阿里布便带人前去寻找,哪里又找得到?而绿翘满口谎言竟将阿里布骗得团团乱转,一怒之下,他只得将她投入地牢,着海东青带急信前往长白山。

一路向南而行,惠福和使女们坐在马车里,被掳来时的屈辱与在金国的种种往事,像窗外掠过的景色一幕幕从眼前而过,完颜皓高大英伟的身影总是不断浮现,甚至于出现在梦里。过梁鱼渡和兔儿涡的时候,水泽已冻得坚冰似也,但也需下马车来小心步行而过,死去皇眷的累累白骨与他坚实而宽厚的肩膀的托举仿佛就在身畔,她想念她窄长的双足被他的大手握在掌心的温暖。车马的劳累、南归的激情与緾绵的思念耗尽了她的精力,她晕厥在马车旁边。

宋使的队伍支起帐篷,燃起篝火,已是深夜。惠福悠悠转醒,深黑色浩远的天幕上,一颗颗星星恍若在这里逝去的灵魂。她的面色苍白,神光游离。彻骨的寒冷慢慢地渗透进来,纵使穿了最防寒的鹿皮袄子,依然还是冷。“殿下,不要想太多,等到回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冰伦不愧是她年少时的师长,竟一眼窥透了她的心思。惠福轻轻叹了口气,只是看着蓬顶,他沉默了半晌,小声问道:“殿下心里,一直不舍宝山大王吧?毕竟曾是殿下的夫君。”惠福听了半天说不话来,可眼泪却止不住地淌下,,在蝴蝶似的眼睫上闪着滴珠一般的光芒。竟让冰伦想起了兰熏阁里的水晶珠帘,冰伦心里明了,长叹一声道:“殿下既然如此,又何必忍痛割爱要回去?我看宝山大王,待你不薄。”“我终是要回去的……”惠福支撑起身子坐起来,向他悲伤地说道:

“金人是把我们像牲畜一样强抢走的,把我的宫殿烧成灰烬,有杀亲灭国之恨,就算是夜夜厮守,又怎能安心?”“是么?”冰伦向她靠近了一点,凝望着她的眼睛说:“可是我从殿下眼里看到了不舍和分离的痛楚,我在燕京时便听得人说,你们甚是恩爱,殿下你还诞下王子。”“可是我想回去,我要回到大宋。难道我被抢到了北国,生下了儿子,就要属于他,永远留在这里么?”“我是怕殿下身已走,心却依然留在他的身上。”面对深爱了多年的女子,冰伦压抑的痛楚再也无法抑制,他一把扳住脸色苍白的惠福,一字一顿地说:“其实我知道当年殿下拒绝我的求婚,是因为什么,青菡都对我说了,我甚至知道他是谁。既然爱恋得那么热烈,殿下这两年与他同床共枕也算是如愿以偿了。那么,既然殿下执意要回到大宋,请务必记得今天说得这些话,把自己的心也带回去,不要再留恋金国的一切!”惠福的眸子变得水晶一样透明清澈,她想到自已由奶娘抚育着,还在摇篮里的幼子,想到他温暖和宠溺的眼神,不由得一阵恍惚,这一切都不如对少女时代的追忆,对故国的思念与渴望那么深沉而热烈。

她的身体,离了他健硕的温暖的肉体,在空中像风筝似的飘飞,沐着疾风流云与,她在沉睡中飞翔,看到故国的烟雨,手持纸伞赏荷的姐妹,看到亭亭起舞的仙鹤,看到艮岳的轻雾,那是由一万只绢袋放出的哦。但哪怕这一切都化做战火,大宋的江山还在,诗词书画还在,故国依然是在的,她会回到那里,忘记这曾为肉奴耻辱的爱情,和她的故国一样,得到重生。

漫天繁星,她所见的天幕,与他此时眼中的一样,他已为追踪一只肥大的白狐来到了茂密的山谷深处,当地人传说在满月升起的地方有那种月光一般美丽的大狐,而它的皮毛之丰美皎洁,犹如白色的玉脂。完颜皓升起篝火取暖,想念着他心爱的妻子,此时定是陪伴在幼子身边。他想到将狐皮递到她的手中她必然是甜美地微笑着的,他的身体顿时有了暖意。正当困顿袭来,完颜皓一陈激灵,却看到月华正在不远处凝结,正是那只白狐。他将强弓拉成满月,将钝箭射出,连发三枝,白狐中箭之后却没有应声倒地,而是向前一跃,消失不见了。他急急劈开树枝走向前去,却看到那白狐并没有在那里,面前只是万丈深渊。完颜皓喘了口气,他从鬣黑身上搬下一捆麻绳,一头绑住自己的腰,一头系在深渊旁的大树上,从渊边小心地怕下去,而距熊低沉的吼叫声也遥遥传来。

完颜皓回到营地时已是晨曦将明了,他将历尽千辛万苦将猎获的白狐交给手下剥皮,自己小睡片刻便得按时参加皇上的围猎。这几天他几乎夜夜不睡去寻找白狐,眼里布满了血丝。虽然围猎才刚刚开始,但他却已归心似箭。

然而,空中海东青的啸叫声惊醒了他,竹筒里的急信让他如五雷轰顶——惠福失踪了。他急急向郎主请示,带着亲兵快马加鞭回到了封地。

当绿翘被带到完颜皓面前的时候,已是惠福跟使团逃走的第十天,绿翘本想着一口死咬主子是到了封国再走的,奈不过那个同谋的使女说了实话,完颜皓一改平时对绿翘的温柔客气。竟叫人带她到打铁的兵作所,倒挂于烧化的铁水之上。绿翘哪知遇上他这么凶残的一面,她被嘶嘶嚣叫的铁水吓破了胆,恐惧地尖叫着,乌黑的长发倒垂于啸叫的铁水中,刹那化作烟气。绿翘不经折磨,几度惨叫,她的头皮烤出了一串串水泡,她终于说出惠福自上京便与使团南逃的真相。完颜皓的心崩碎了,他想起她那段时日的温柔如水,让他万分甜蜜的送别,没想到都是为了迷惑他,欺瞒他。

他令人将绿翘解下来,作为赏赐的女奴的直接丢进阿里布怀里。

他冲进他们的寝帐,看到她大多数衣服都没有带走,连他给她的首饰一样也没有拿去,那些金珠玉玔,金带流苏她从来就没有真正看入眼过,他在她面前,对她所有的好,都是对他自己的嘲弄罢了。“宋女怎么可能爱我们的呢?都恨之入骨吧,当真才是愚蠢呢。”他想起四太子的话,他当时没放在心上,他以为她跟别的女人一样,跟了他近三年,连孩子都生了应该会忘却旧事,乖乖地侍奉他,他的床塌上,她的芬芳一直都没有散去,他爱她爱得极为痴狂,可是这一切都只是他的一厢情愿。完顔皓呆呆地坐在床头,手握地图,脸色变得铁青。

他看到她在空幻中向他嫣然一笑,丝绢的长裙随风起舞,她决绝转身,如一阵轻雾,飘然而去。

“精选快马,追!”他重重地将拳头砸在石案上。

原文来源:《南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