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尖的清凉

时间:2017-05-13 21:51:09来源:网络收集Tags: 珍珠 字里行间 即兴之作 言为心声 让人() 来顶一下

2015006期

潘姝苗

在窗下执一卷《徒然草》,心便化作花田间的蝶舞,上下翻飞,一下子就爱上了那不染纤尘的字句。六百年前的草,闲散时在眼前铺陈翻阅,竟被一点点濡染,身心都被浸透成草木的底色。在徒劳无获的尘世里,能安守徒然,甘心空落,还有什么不能舍下的昵?

世道苍凉,人在其中左冲右突,难免有所困苦。写《徒然草》的吉田法师是看透了这人生的虚罔,所以持了一种宠辱不惊、去留无意的人生态度。“不用心于外物,最好的办法,是一个人独处;一旦把心放在世俗,就免不了被它迷惑,失去自主。比如和别人交谈,总想博得别人的好感,就做不到言为心声了。又不免有和人嬉闹的时候,有和人争执的时候,以至于喜怒不定,妄念丛生,得失之心就再难放下。”一语落定,令人有说不出的畅爽。

《徒然草》多注重人生的感悟、世事的感观,其文既不厌世,更不媚俗,是一种对人生超脱态度的即兴之作,让人读后有清凉顿悟之感。吉田兼好的思想,融会了儒、释、道,而臻于通达之境。他在字里行间将禅的智慧展示出来,在故事中寄寓做人修行的道理,让人获得心灵的安顿。只有历经了世事的人,才知道享受内心的安定是多么难得。举目看去,熙熙攘攘,名利富贵如乱花过眼,满园春色纷呈。侧旁观之,并不以为然,与一页书卷、一个知己相比,我更受用于后者寂然无声的浸润。

《徒然草》始作于日本南北朝时代,相当于中国元朝时代,全篇却毫无晦涩之弊。轻启卷页,时时觉得老法师的话犹如老友促膝相谈,“大约在人迹不到、水草清茂之处徜徉容与,是人世间最为赏心悦目的事”,“从事佛道不是别的,就是用有闲的一生来不记得世上的事”,“赠物予人,无须借口,只说一句‘这个送你’,就足见真诚”,“人之一生,总在为顺境与逆境而焦心,原因是总想舍苦而求乐”……此类箴言像闪烁的珍珠,散落在字里行间,不着痕迹地将心俘获。

周作人评,《徒然草》最大的价值在于他的趣味性,如道学家的常态,根底里含有一种温润的情绪,随处想用了趣味去观察社会万物。当一个人把沧桑磨砺得曾经换成风一样轻、云一样淡之后,情怀就都成了指尖摩挲的包浆,烙上岁月的印迹,无一边角不圆润,不叫人从大造化里透出小欢喜。

犹如“徒然”在日语里是“无聊”的意思,其汉字的字面意思是“无用”。掩卷遐思,觉得“心安理得的无聊”,其实不妨是一种生活的境界。那些闪烁在草尖、透着清凉的露珠,是耐受日晒霜寒、熬过孤寂与清冷才呈现的佳茗,那是生命的琼浆,需要我们静心啜饮。

(编辑之之)

原文来源:《思维与智慧·上半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