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与时光皆凉薄

时间:2017-05-20 01:23:43来源:网络收集Tags: 非主流 亲爱的 咬牙切齿 久而久之 天女散花() 来顶一下

2015003期

文/ 玖叔 图/akano

来不及说再见的人,这一疏离,没入人海之后,就过回各自的人生了。

疯帽子推荐:

对于童年像个假小子一样跟在哥哥屁股后面玩泥巴的我来说,“哥哥的朋友”这样的设定存在,完全不是什么值得暗喜或是骄傲的事。不忍直视的乡村非主流的造型外加只会用肚脐眼想事的那些哥哥的朋友啊……粗糙的你们如今在何方?所以,像文中那样被深情地注视着、被默默地关心着、被捧在心尖儿惦记着……哥哥你为什么没有这样的朋友!

【1】那谁送我回来?

杨琪收起险些被风刮走的伞,连同手里的鞋子一起扔在地上,她吃力地推开门。“砰”的一声,头上掠过几根彩带,她微张着嘴,看见站在面前的两个男生。

“祝我最亲爱的妹妹生日快乐!”迎面的祝福,却被杨琪甩出的书包砸碎在杨洋的脸上。

这就是杨洋时时念叨的凶残妹妹,虽然两人出生相差无几,但女生早熟的优越感让杨琪把他当成儿子圈养,还不是亲生的那种。

杨洋委屈地抱着莫宸的胳膊,泛红的眼眶像是受尽了欺凌。“琪琪,你怎么能如此践踏我的心意……”杨琪端着水杯从厨房出来,霸气地将自己的月考成绩单拍在桌上:“马桶记得刷干净点。”

想起一个月前的赌约,杨洋抽泣着没了声,自从同杨琪一起搬出来住之后,所有的家务几乎自己全包,曾想着靠成绩翻身做主人,未料竟又在体育上栽了跟头。他假装淡定地将蛋糕递给莫宸,其实心里早就滴血成海了。

莫宸笑看着接过蛋糕,抬起头望向杨琪,是一脸的漫不经心,毛巾的红色映衬在她的脸上,粉嫩而可爱,这并不是第一次见到她。他想起杨洋在他面前提起她时咬牙切齿的样子,合在这时,果真是应景的。

夏天的雨水来去匆忙,几个闷雷之后便齐齐收场。

杨琪站在门外伸手探了探,只有屋檐上的水滴下来,在她手心溅出了几颗小水珠。“到家打个电话过来。”

杨琪的声音清晰而悦耳,如一把软剑在莫宸的心脏上破开了一个口子。

“哥,你送他回去啊。”

“那谁送我回来?”

“你自己不会回来啊白痴。”

黑夜里,目光难以捕捉的表情,却在这样的对话里清晰起来,就如同我们年少的青春,那些看不见的情绪,在遇到了某个人之后才渐渐明朗而深刻起来。

【2】那双会说话的眼睛

莫宸再次遇见杨琪,是在一场突击测试之后,他抱着复习资料从教室出来,正巧看见她上楼,本想上前打个招呼,却看见侧过脸的她,微笑着在跟身边的男生说话,飞扬的眉梢好像闪着光。

杨洋从身后勾住他:“看什么呢?”他说着张望了一下,“走吧,去吃午饭。”

穿过长长的林荫小道,割草机咯咯咯地工作着,那漫天的青草香让人神清气爽。杨琪踩着碎光踱步而来,嘴角扬起的弧度恰好是被阳光投射的地方,树荫下的那些部分,却在莫宸的脑海里自动拼凑了出来。

“嘿,哥哥们。”杨琪把“们”字喊得顺其自然,她手一抛,把书扔给了杨洋,“重死了。”

“难道我不重啊。”杨洋小声地嘀咕了一句,意料中招来杨琪的鄙夷。

“你肾虚怎么不告诉我?我居然还让你搬这么重的书,好对不起未来的嫂子喔。”

杨洋一脸痛不欲生:“我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妹妹?这么个粗活,让做哥哥的来就好了。”他把可爱两字说得咬牙切齿,然后厚脸皮地把书甩给了莫宸。莫宸收回注视杨琪的目光,斜眼道:“难怪每次体育课跑一圈就累成狗了,原来如此。”随之是恍然大悟的模样。气得杨洋直跳脚,他想不到好到烂的兄弟竟也会如此搪塞他。

这样的揶揄久而久之便成了最好的谈资,消磨了他们大段在一起的时光。

夏季的微风撩起发丝划过杨琪的唇畔,眉目间戏谑张扬,却仍遮不住那一丝少有的温柔,在莫宸的眼里化开来,结成结。

莫宸忽然想起第一次见到杨琪的时候,是在一次表彰会上,她穿着休闲装站在台上致辞,眼里的热烈比嘴上激情的陈词更胜几分,那个她会发光,是他挪不开眼的。

他竟开始渴望那双会说话的眼睛也能把柔情停留在他身上几分。

【3】喜欢就追呗!

接近六月,已是期末的气氛,高三结束最后一次模拟考,正全心投入高考当中,但有些人却好运气地被提前招去。送别那天,杨琪站在校门口的枯树下,当头的太阳很烈,她白皙的脸颊被晒得通红,两眼直直地望着那辆刷着蓝漆的汽车。

那日之后莫宸就没有再见过她。一直到临近开学,他才勉强看到杨琪,整个人都懒懒散散的,好像风一吹就会倒的样子。

杨洋从洗手间钻出头来,白色的泡沫糊在他的嘴边,口齿不清地跟莫宸打招呼。

莫宸心不在焉地回应,转过头看见窝在沙发里看书的杨琪,眼睛微眯着,被夹在耳后的碎发垂下了几根,致使她的侧脸变得异常柔美。

“随便坐啊。”杨琪绵绵的声音不同往日那么有力气。杨洋从洗手间出来,看见她的样子顿时皱起了眉。

“从放假起就窝在家里看书,身体都搞坏了,今天跟我们出去走走。”他说着夺过杨琪手里的书,把她从沙发上拽了起来。

莫宸期待地望着她,只见她摇了摇头,泛红的两颊,如同醉酒一般,然后竟一头栽倒在莫宸身上,虚软得让他都抓不住,心跳声如雷鸣般在莫宸耳边炸开,他不知所措地低头,红透了脸。

八月末的太阳依然炙热,像是要把路人慢慢蒸发,莫宸脑子混沌起来,第一次在走了近两年的街道上迷了路。

等他再回到杨琪家时,她已经吃了药熟睡。

客厅里,杨洋戏谑地看着莫宸:“你不会喜欢我妹吧?”他像被戳中要害,沉默地将药塞进沙发里。“不是吧?我妹哪里好了?我明明比她好那么多!”

莫宸抬头瞪了他一眼,杨洋讪笑着搔了搔头:“开个玩笑啦。喜欢就追呗!我妹可是很抢手的!”他说着勾住他的脖子,两个人在沙发里扭成一团,“你以后可也要喊我哥哥了,来,先喊一声让我过过瘾呗!”

【4】小概率的缘分

学校对面的巷子口有一家不大的拉面店,这是杨家兄妹常来的地方,也是莫宸第一次吃到长寿面的地方。

“每次生日,我妹就拉我来这里吃长寿面,好多年都养成习惯了……”杨洋正说着被人从身后重重一拍,两个人齐齐转头,“你终于来了。”

杨琪笑着坐下,将手里的东西递给莫宸:“生日快乐。”

他受宠若惊般接过,笑意明朗。

杨洋顾自掰开竹筷,似笑非笑,他用手肘戳了戳杨琪眯着眼开口道:“这么偏心?我这个亲哥过生日可从没收到过你的礼物。”

“给钱就给你买喽。”杨琪说着夺过杨洋手里的竹筷,仰起头示威。

杨洋嘁了一声,满脸不屑,迅速掰了筷子偷夹她碗里的牛肉,咀嚼时的样子像是大仇已报。

莫宸觉得他们有时候很像,尤其是眯起眼的样子,而那清明的眸子里不管流露出怎样的神色,总有一丝温柔在里面。

所以后来很多时候,杨洋在他面前高谈阔论某件事或某样东西时,他总会想,杨琪应该也会是这个样子的。

那晚的那碗长寿面并不合莫宸的口味,可他还是把它吃得一干二净,那味道在时光交错之后,成了他脑海里最独特的念想。

期末考那天,莫宸被抽去杨琪的教室考试,杨洋抱着他伤心了好一会儿。

本以为杨琪会被抽去其他教室,却好运气地成了前后桌。

杨琪清瘦的背影,被高高扎起的长发,果色的衣衫有些微透,隐隐约约露出少女的小秘密来。莫宸用笔戳了戳她的手臂,杨琪转过身讶异地跟他微笑,她说她还以为是同名同姓呢。

是呢,在莫宸的眼里,这样的小概率已然成了一种缘分。

【5】冬夜

今年的冬季来得比往年都早,莫宸被杨洋一大早召唤了去,说是要送杨琪去机场,他只觉得心头隐隐不安,脚下的步子便愈加急了起来。

去机场的路上,莫宸才听杨琪说起,她说H 大开设了补习课程,她要过去补习。她说话时嘴角勾出的弧度让莫宸止不住想起楼梯口的她,那眉目闪光的表情让他觉得害怕。

天不合时宜地下起了雪,越下越大。

杨琪拖着行李走在雪里,长发温顺地藏在帽子下,红色的围巾似火般跳动,在莫宸的眼里渐渐熄灭。他忽然想起,过了这个冬季他们也要高考了,而他却不知道她将会去哪里。

未料半个月后的一天,杨琪忽然来电,莫宸拿着手机从床上蹿起来,冬日的寒冷哪还阻止得了他激动的心情。

电话里,杨琪问杨洋的手机怎么打不通。莫宸踹了一脚睡得四仰八叉的杨洋,然后顾自盘腿坐在床上跟杨琪聊了起来。

后来问到什么时候回来时,杨琪扑哧一笑,戏谑道这么想我啊。

莫宸红着脸点了点头,却没来得及开口而被她的一句“糟了”带了过去。

听杨琪说,因为大雪,火车被迫在邻城停了,她只能先找个宾馆落脚。

莫宸坐在出租车上,心想着能快一点,再快一点地见到杨琪,仅仅半个月,竟把思念磨得如此汹涌。到达杨琪所提的宾馆时,天色已暗,莫宸半个月的饭钱算是交了差。

只是当他敲开杨琪的房间门时,他看见的却是一个长相清秀的男生,那身影熟悉且陌生,寒意噌地从脚底钻上来遍布全身,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的双脚早已被雪水冻透。

杨琪瞧着面色通红的莫宸皆是一愣:“你怎么来了?”

“嗯……我刚好在这附近,过来看看。”附近?近得只需半个月的饭钱!这样的谎言怕也只能骗过无意之人,而杨琪恰好就是吧。

他看着她转头跟男生介绍,却是用哥哥的朋友而一笔带过,之后的话,他竟一个字也没能听进去。那一年,莫宸的冻疮长得很凶,脚趾上更是又疼又痒,好像在时不时地提醒着他那一天的事,可他不愿去想那个男生,甚至想把那一天的杨琪也忘掉。

【6】我喜欢你……

模拟考前夕,杨洋煽动全班,说是等高考结束要跟网上那样,将考卷撒满整个校园,对此大家的回应声颇高,那天女散花般的告别,果真是青春里的一次放肆。

只是结束最后一场考试,所有人都走得很安静,穿过熟悉的教室、走廊、宿舍,跟平日里放假一样,拖着行李说说笑笑地各自上车。

那天,莫宸站在校门口的枯树下,当头的太阳也很烈,刺眼得让他睁不开眼。远处那个娇小的身影,挥着手朝他打招呼,爽朗的声音钻进莫宸的耳朵里,混着杨洋的叫骂声,她说:“哥,毕业了呢,改天我请你们去吃拉面庆祝吧!”

只是杨琪的宴请杨洋缺了席,她喝着酒骂咧咧地埋怨了几句。莫宸坐在她的对面,看她红着脸,发丝附在唇边,昏黄的灯光下,美好得让他挪不开眼。

从拉面店出来,天已经黑透,昏暗的路灯下,莫宸背着喝醉的杨琪,夏季的夜空星光点点,世界安静得只剩下杨琪细微的呼吸声,她在他的耳边呼出的热气,撕磨着莫宸敏感的心脏。

“杨琪。”

“嗯?”

“我喜欢你……”莫宸微弱的声音飘进夜幕里,最终被夜色掩埋,远处闪烁的霓虹灯,像是他此时的目光,含笑的眸子里是不同寻常的温柔。

那一夜,或许他也醉了。

录取通知书下来的那天,杨琪眯着眼看了很久,那微笑埋在阴影里却显得愈加耀眼。杨洋瘪着嘴很是不满,因为杨家兄妹要分开了,他推了推站在身边的莫宸:“你的录取通知书呢?”

莫宸摇了摇头:“估计考太差,没被录取吧。”

杨洋瞪大了眼睛:“你骗鬼啊!”本还想说点什么,却被莫宸硬拖着去参加聚餐活动了。

不管认识不认识,大家都围坐在一起庆祝毕业,本是说说笑笑的热闹,却让莫宸很不舒服,原因也只是又看见了那个男生,坐在杨琪的旁边,微笑的样子让他觉得心烦。

杨洋似乎也认识他,席间跟他撞了几次杯,他听见杨洋说:那你们是一个学校啊……他拽着兜里已经被撕碎的通知书猛灌了几杯酒。

那一天,莫宸放弃了曾梦寐以求的大学,追随着念想去了更远的地方。

【7】你什么时候告白

在H大,莫宸常接到杨洋的来电,无非是聊聊现况,只是聊着聊着便埋怨起来,埋怨他竟抛弃自己选择了杨琪,而莫宸总是笑笑,说道同性相斥不知道吗。他能想象杨洋的表情,定是一副想打死他的模样。莫宸时常跟杨琪混在一起,吃饭、图书馆,甚至有些选修课上。

杨琪出去买东西时也总会喊他一起,在杨洋看来,莫宸的生活果真风流快活。

再后来,杨洋也恋爱了,在电话里时常秀恩爱,甜得跟蜜似的。杨琪拿着电话质疑他,竟第一次被他的一句羡慕嫉妒恨而堵了回来。

她把电话扔给莫宸并声称再也不管这小子了,想到自己仍没结果的恋情,嘴角勉强扯出的笑让眼里的落寞更重了些。

十月放假。杨琪没有回去,莫宸也跟着留了下来,而杨洋借口说想一睹H 城风光而飞来看他们。

三个人走在异乡的街头,相似的街道像是又回到那时候,夜空中,似有星光点点,落在他们的眼里,让一切变得那么不真实。

送杨洋回去那天,莫宸临时有事。电话里,莫宸说了好多句对不起。

杨洋只问他,你什么时候告白。之后莫宸的手机竟没电自动关机了。

机场门口,杨洋抱了抱杨琪,老气横秋地嘱咐她照顾好自己,那一刻,杨琪觉得他好像真的成熟了。

“你也该谈谈恋爱了,找个人照顾你,我也放心点。”

杨琪扑哧一笑:“恋爱了还真不一样了。”

“多注意身边的人,别一不小心就错过了。”

“越说越像那么回事。”

“你看莫宸多好。”杨洋私心暗示。他知道莫宸的人品,能跟自己的妹妹在一起他最放心。杨琪不说话,只是笑得更夸张了。

“我看你们走得蛮近,你喜欢他的话……”

“喜欢啊。”杨琪接了话茬含笑回道,站在不远处的莫宸微微一愣,匆匆赶来的他本想在机场门口碰碰运气,没想到竟听到了这些话。

“但只是妹妹对哥哥的喜欢。”原本喜悦的心情一泄而空,莫宸有些无力地靠倒在墙角,他想,老天都让他不要来了,他怎么就想不开来了呢?

“你难道不知道他……”

“杨洋!你还没走啊……”

【8】时光凉薄,回忆不得终老

那一年,杨洋变得忙了,偶尔莫宸打电话过去,多数都是通话中。

他想,谈恋爱的人肯定没他单身的闲吧,久而久之,他们的联系也就少了。

而杨琪,也很少跟莫宸混在一起了,好像就在杨洋离开的那天起,两个人似乎默契地退让出一个太平洋的距离。

当初怀着期许带着念想狂奔而来,如今竟消失得这般无声。来不及说再见的人儿,这一疏离,没入人海之后,就过回各自的人生了。

多年以后,杨琪应邀参加同学会,再回到这个城市时,恍如昨日,大伙聚在一起喝酒聊天,无意间扯到杨洋时,她忽然想起了莫宸,好像已经有好久没有见到他了。

后来听他们说,前几日他也曾回来参加同学会,变得比以前帅气稳重了,杨琪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他的模样,想起曾经一起吃面的日子,坐在对面的莫宸,脸色微红,不知道是灯光的关系,还是喝了酒的原因,只觉得他比往常更加温柔好看。

空旷的街道还是原来的样子,他背着她走在路灯下,只是走着走着便散了。

杨琪一个人走遍校园,走过街道,冬季的晚风异常刺骨,她微缩着脖子,呼出的热气氤氲了双眸。

她想起自己喜欢的那个人,想起追着他满操场跑的场景,想起自己这几年拼命读书为了能跟他考上同个大学……这一算,竟已过去那么久了,她也喜欢了那么久。

空旷的街道还是原来的样子,只是再也没有人背着她回家了。

如果,她想,她能勇敢那么一次,说一句喜欢他,那现在这街道,是不是就不会这么冷清了?杨琪忽然有种与莫宸很相似的错觉。这种错觉,无非是他们都有一个想追逐的人,而都不曾相互说出口。

后来,莫宸也恋爱了,是小他一届的学妹,只是在一起一个月后就分手了。

听说杨琪也谈恋爱了后来又分手了,再后来,他仅能在表彰会上听到她了。

曾经的追求,这一散,竟再也没有相见的理由,好像所有付诸的青春,都归灭在时光中,人来人散,分分合合。

他也曾想,如果他能比那个男生更早地遇到杨琪,他能在机场勇敢地上前牵住她的手说我就是喜欢你,那现在会不会就不一样了?

只是所有如果都是虚幻的假设,那些曾以为会念念不忘的东西,最终也只能屈服于时间,而他们终将涌入人海激流向前而去。

时光凉薄,连回忆都不得终老。

上一篇:未来科技畅想 下一篇:朝鲜族的清明祭
原文来源:《飞霞·星星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