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唐雄风谱新篇——记中国新汉画艺术创始人王阔海

时间:2017-08-02 16:50:29来源:网络收集Tags: 范曾 老子 难乎其难 百尺竿头 天真烂漫() 来顶一下

2017007期

他是一位军旅画家, 能诗文、善书法,更谐熟人物、山水、花鸟之道, 其作品屡屡获大奖。

他, 是一位开拓者, 以敢于开宗立派的大家气魄, 创造了中国独一无二的绘画风格——新汉画,为丰富与发展中国美术事业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他, 是一位攀登者, 以汉学为基, 汉风为魂,汉画入墨, 求好求新, 使自己开创的新汉画艺术基高台厚, 并继续推向近乎完美的极致与高峰。他, 就是中国新汉画艺术的创始人, 中国当代著名画家王阔海。

几十年来, 王阔海潜心于中国画美学理论及继承与创新的研究, 并汲取了古汉画像石刻艺术之精华, 将中国画传统笔墨技法、学院派绘画与古典绘画艺术熔于一炉, 整合成为新的笔墨语言符号和构成样式——新汉画。其作品古朴典雅、空灵明净、幻化玄妙、狂放而不失精微, 洒脱而充满力度, 以新古典主义的风姿昭示了新汉画所标领的中国绘画的当代性。

创新难, 难于上青天, 这是因为中国画历经数千年的历史,其美学研究与技法积累可谓异常丰厚完备,哪怕在技法层面有一点点突破都是难乎其难,而王阔海能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借古开今,创造出一整套中国新汉画艺术体系,着实难能可贵。一如著名画家、学者范曾所云:“王阔海的新汉画是借汉代之杯、满斟个性化的美酒,以浇自己胸中之块垒。”

诠释王阔海的新汉画艺术体系,它有着五种不同的艺术风格与样式,第一种是以出征图为代表的、以大写意笔墨与古汉画石刻中博大雄强的大汉民族文化精神相契合的语言形式,将沉重的历史感化入笔墨,张力十足,厚重凝练。第二种是以《孔子见老子》《古汉画印象》及《火箭兵碑铭系列》为主体的对汉砖阴线凹底的艺术效果进行了水墨转换与重构,运用了自创法人固粉冲墨之法,使画面阴阳倒转,黑白颠倒,观其画一如进入时光隧道,境入远古。第三种是以《大将军出战》《新疆老汉》为代表的整幅画面,全以没骨的冲墨冲水法而为之,有着强烈的浮雕感。第四种则将新汉画技法间而有之地用于戏剧人物系列,有别于中国画坛、有别于以往中国画坛画戏剧人物的方法,使人耳面一新。第五种也是他最为常用的冲墨冲胶之法,从《车马出行》《出游》《长安水边》《赏荷》等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出笔墨淋漓,如屋漏痕,色墨渗化,如梦似幻,以人物外轮廓线之既定和轮廓内结构之不定形成对比,看似有却无,看似无而却有。博大雄浑含其内,笔墨流韵彰其外,隽永典雅,是王阔海近几年将其新汉画推向极致的神逸之作。这在当今中国画坛,其自创技法如此丰厚,风格如此多样,开拓方面如此宽阔,体系如此宏大者实不多见。

“胸罗万象神方畅,腹有诗书气自华。”王阔海之所以能将自己的新汉画作品推向艺术的高品位,这与他的诗文学养和几十年的书法修炼是分不开的。新近刚出版的集王阔海诗书画于一体的“汉风当代”的书中,“古汉画礼赞”运用了四言古体诗的形式,十章、九百六十六句,解读了古汉画的历史渊源与艺术精华,充分展示了王阔海先生的文学修养以及对汉文化和先秦文化的认知与研究。其书法线条极具弹性、韧性、灵性,力厚骨劲。在变幻莫测、空灵飘逸之中,转达出迟涩与古拙,运笔或正或邪,或收或放,时而凝重,时而舒缓,看似漫不经心,信笔纵横,实则胸有成竹,法度森严,于天真烂漫之中显示着精妙与豁达,王阔海的书法从自己的审美角度介入,以生动、优美的印象和饱满真挚的激情,彰显着浓郁的文化情怀和独立的艺术思考。

纵观艺术发展史,历史只会记载那些为这个世界创造了艺术形式与符号的人,王阔海的新汉画以笔墨雕塑的方法,酣畅淋漓地表现了自己的人文情怀和我们这个时代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和意味,百尺竿头,王阔海还能攀登到怎样的高度?我们将密切关注。

原文来源:《南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