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园里的神秘老人

2017-05-20

李文方一 落户果树园我被安排住在果树园,具体说来,就是那间小小的看园子草房。由于“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来得突然,古洞村一时无法盖上房子做青年点,只好把二十几名城里来的青年分散到各家去住。到后来,村中能住的人家都安排满了,就连豆腐坊、马倌棚、果园房都得去住。我作为点上年龄最大的男孩,就被派到村外道东的果树园里安身。“我华石,”看园老头对我并不欢迎,“咱就一铺炕,你住哪头?”“啥?”我刚从城里下来,还全文

侠义神枪(上)

2017-05-20

高伟力 银 河第一回 国破家散1933年1月。春节临近,但在北疆重镇——铁山屯,却毫无过年前的热闹,日寇铁蹄下的东北,只有一片肃杀之气。素有兴安门户之称、自唐代起就是兵家必争之地的铁山屯,可不是平常乡村的屯子,而是车马、人烟密集的一座小城。自小兴安岭腹地流出的响水河,叮叮咚咚地绕城而过。城里最有名的人家当属自康熙年间起就是百户长的罗家,而罗府也是铁山屯除了衙门之外唯一有资格在大门口竖石头狮全文

女汉子养猪

2017-05-20

凌波一、我老婆打小就是女汉子七沟村不足百户人家,北依老黑山,村前一条小溪名叫七沟,自东向西潺潺流淌,日夜不息,村子因河得名,乡政府也因此得名七沟乡。你可不要看不起七沟村,以为它是个封闭偏远、没名没号的小山村,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它的名头很大。流传最广的说法是:猪肉远近传美名,猪粪顶风臭十里。这就是当地生猪专业屯的名片。我的老婆生在七沟村,长在七沟村,如今又把我娶进了七沟村。我的老丈人是李会计。从生产全文

不在现场的证据

2017-05-20

汤雄一、祸从天降凌晨一点多钟了,人们都进入了梦乡。这时,市交通局秘书,准确地说是市交通局一把手张建设局长的秘书王一武的手机响起来,将他吵醒了。他想是不是谁的脑壳进水了,打错了电话,他不想起来去接。张建设局长随市政府领导“跑部进京”去了,得一个星期时间。他没带秘书去。王一武的神经难得松弛一下,上床时和老婆徐家凤认认真真地干了一场,两人弄得“哼哼哈哈”,精疲力竭的,很快就入睡了。秘书这角色不好当,鞍前全文

流氓大哥

2017-05-20

刘福定到富家河插队那时候,李良福十七岁,因为他是男知青里年龄最大的,对大家又非常好,我们都亲切地叫他大哥。大哥家住在大城市,父母和哥嫂都是国营工人,生活比较富裕,每次探亲返点儿,他都大包小包的,给大家带回好多好吃的。我是知青点中年龄最小的,大哥分给我的最多,为此,张水英很是不满。张水英是镇革委会副主任的女儿,比大哥年长四岁,是我们的组长。刚到知青点时她就追求大哥。大哥对她没感觉,总是爱答不理。她却全文

女市长的家事

2017-05-20

刘同喜一、遭遇不幸投诉难2010年7月的一天,李小娟平淡的人生从此发生了转变。这天正午,火样的太阳将它那亮丽的光线直射在榆林县河柳镇大山深处,一个叫上夼村的田野里。大地蒸起一股股的热浪,田里的庄稼已被烤得失了脾气,蔫头耷脑地瘫在地面上,没有一点精神头。此时,已近十二点,李小娟还蹲在花生地里拔草,炙热的气流早已将她融化成一个水人,汗水顺着她那清秀的脸颊往下滴落,空气如掺了糨糊般浓稠,让她窒息,头晕目全文

做好人为啥这么难

2017-05-20

一、屠夫改行老佘是个卖鱼的,在善县的北大集有摊位。老佘的鱼摊子不大,专经营微山湖四个鼻孔的鲤鱼。四孔鲤鱼只在善县的微山湖段有,是当时给皇上的贡品。据说康熙、乾隆等皇帝下江南,专门在微山湖中的微山岛上停留,要吃清炖的四孔鲤鱼。四孔鲤鱼是善县的特产。鲤鱼跳龙门,说的就是这种鱼。这种鱼好动,善跳跃,据说,它们跳过龙门就是龙了。所以善县四孔鲤鱼,有龙肉之味香。老佘卖鱼有十几年了,之前他是个屠户,专杀猪。卖全文

富贵梦

2017-05-20

易玉林一李宝贵失业了李宝贵正在和张欢说着笑话逗她开心,就听到张长达在叫他。他急忙走进张长达的办公室,发现张长达的脸冷寂寂的。李宝贵忙问:“大哥,什么事?”张长达望了他足有一分钟才说:“宝贵,你被辞退了。”听了这句话,李宝贵站了起来对着张长达吼了一声:“张长达,我操你的娘!”然后便大步地走出了会议室。十天前,李宝贵奉命去接从省城秘密飞过来的姚领导。姚领导的手里拿着三个亿的资金与一个国家重点项目。张长全文

助人也别太张扬

2017-05-20

刘琛琛一、难忘的品德教育课张小达很穷。穷一直是张小达的标签,读小学三年级时他就接受了这个事实。本来,同学们都不知道,小学生么,对穷和富没什么概念,他们只关注谁的学习成绩好,谁最会打架。在班上,张小达还挺有优越感,小伙伴们都乐意跟他玩,连老师也多次当众表扬他,人家张小达哪怕用一只眼睛看书,一只眼睛打瞌睡,考试也能打一百分。可惜,好景不长,张小达的幸福生活,被学校开展的一次教育活动给毁了。学校里掀起了全文

中国八月最美的地方

2017-05-20

孟璐 编 《天堂电影院》里有一句台词是这样的:“每天待在这里,你会把这里当成全世界,不再追寻,不再拥有,你得离开一阵子。”所以对的时间就要去对的地方,今天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八月中国最美的地方。 1.青海湖 八月的青海湖,用怎样美丽的语言来形容它都不为过。很多人被青海湖吸引是因为七月青海湖畔的油菜花海,在纯净的天空下黄蓝相伴。但是八月的青海湖蓝得更加纯净,避开拥挤的人群,八月的它是全文

中国七月最美的地方

2017-05-20

孟璐 编 《天堂电影院》里有一句台词是这样的:“每天待在这里,你会把这里当成全世界,不再追寻,不再拥有,像得离开一阵子。”所以对的时间就要去对的地方,今天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七月中国最美的地方。 1 青海门源 每年的七月,当中国绝大部分的地方已是炎炎夏日的时候,青海却刚刚迎来它的春天。七月是青海草绿花开的时节,七月的青海湖是花的海洋,鸟的天堂。在青海湖的周围,油菜花与格桑花竞相开放全文

心里有鬼不经吓

2017-05-20

李秋善一当孙正龙准备将手继续深入时,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响了。孙正龙像是没听见似的,继续动作。女人顺势将他推开,说,先接电话,急啥。孙正龙很不情愿地起身走到办公桌前,刚准备拿话筒,铃声断了,他瞅了一眼来电显示,7384911,号码不熟。他想回到宽大的真皮沙发前,却见女人已经整理好衣裙,摆了个优美的“Pose”,站到了办公桌前,微笑着将一份付款申请单推到自己眼前。“先签字,局长大人。”女人妩媚地笑着,用全文

日本军官的汉语女教师

2017-05-20

孙丰深一、丁五身上的疑点孝水城东河镇来了一对青年男女。说来投亲的吧,他们无亲可投;说来访友的吧,他们没有朋友露面;说来逃难的吧,这已经是1949年春,山东的大部分地区已经解放,又不是灾荒年景。他俩寄宿在镇北头大车店的一间破耳房里。几天后,男的在镇上栾家窑找到了活路——赶牛拉大碾;女的在大车店给伙夫搭把手,摘菜、洗菜、蒸馍馍。虽然腆着个大肚子,但干活不惜力气。她不会摊煎饼,只会蒸窝头。说话呢,也是一全文

谁在夜里敲门

2017-05-20

李自海一、诡异的噩梦午夜时分,宏地集团董事长黄跃正在书房内独坐,突然听到一楼传来“嗵嗵”的敲门声,急忙下去开门。到了楼下,发现阴暗的客厅角落里坐着一个人,正是江海集团前总经理王大丕。黄跃惊道:“老王?这么晚了,你怎么进来的?”王大丕面无表情地盯着他:“黄董,你不该骗我去英皇会所,自己却躲在家里。”黄跃讪笑道:“跟你开个玩笑,那么大的雨你还真去啦?”王大丕道:“你这玩笑可把我害得惨啊。”黄跃笑道:“全文

戴老板的追杀令

2017-05-20

许城一、逢强手狡兔三窟1942年春,缅甸沦陷,脆弱的“驼峰”空中补给线屡遭重创。国民政府紧急运作,几经周折开辟了从南亚到新疆的驿道运输线,成功地将援华物资运抵重庆。1943年冬,负责物资调拨和运输的公路总局驻印度代表陈振轩回到重庆,返回印度的途中决定绕道北平去呼和浩特。新运输线开辟后不久就惊动了日本人,有情报显示,日本驻张家口领事馆调查室正在物色间谍伺机潜入新疆刺探情报,破坏新西北运输线。戴笠命令全文

章回主页

2017-05-20

为“她”点赞普翠英我是个农民,也是《章回小说》的忠实读者,很多年前因为一个表哥的推荐,结识了“她”。表哥先我离开家乡外出打工,在省城昆明,他遇见了《章回小说》,并喜欢上了“她”,每期都买。后来,他回到家里,把“她”推荐给我看,还把我带到昆明,和他一起打工挣钱。没事的时候,我们就看《章回小说》。我觉得“她”是一处绿色的精神家园,是一片敞亮的思想广场,是一条通幽的园林蹊径,在这里四季开着缤纷的精神花朵全文

桃色诱饵

2017-05-20

有令峻一、美人战术黄振国在市化工局局长这个位子上已干了九年。本来在三年前他就有个提拔的机会,是他为副市长兼经委主任的项之木献了很大的一次忠心,为他介绍了一个房地产开发商女经理画眉。画眉三十七岁,原是市歌舞团的演员,本来是唱洋歌的,不知怎的嗓子坏了,却又不甘寂寞。七年前,就搞起房地产生意来。开始做房屋中介,渐渐地滚雪球般越做越大,据说已有了几千万元的资产,成了天河市房地产行业中的女中豪杰。前年春节后全文

流泪的女尸

2017-05-20

罗尔豪太平间遭遇老吴是连江医院太平间的守护员,此刻,他正向办案人员详细叙述那晚发生的恐怖事件。老吴擤了下鼻子,有一阵子的沉默,仿佛在回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浑浊的眼睛定定地注视着一个角落,那里,一只还没被冻死的蚊蛾在嗡嗡地飞,仿佛一个不死的灵魂。他的身上散发出一股浓重的尸味,办案人员下意识地把身子往后仰。那的确是一个恐怖的夜晚,天下着雨,很细的那种雨,但很稠密,密得就像是一团雾,偶尔有汽车灯光透过迷全文

手机做证

2017-05-20

王子一民生村从来没出现过这样的大事。这天傍晚,夕阳迟迟不肯退下,带着酷热的余威悬挂在村文化广场的一侧。吃罢晚饭的村民打着饱嗝、剔着牙,向广场聚拢过来。广场上已经聚了好些人,他们都是一边打着饱嗝一边剔牙,天南海北地闲聊着。每天晚饭后到广场闲聊已经成为村民们的一种习惯,即使在大帮哄那阵儿也是如此。只不过那时的广场还不能称其为广场,暴土扬长的黑土地,场地中央有一棵七扭八歪岁数已经不小的老榆树,老榆树下的全文

谁敢砍下我的头

2017-05-20

庄程彬一、处长通天“将相本无种”这话一点儿不假。曾经威镇东省的大帅战佐麟,一起根儿也是个胡子,和沙家浜里那个胡传魁一样,总共才有十来个人,八九条枪。一次,竟胆大包天地抢了官家的弹药库,由于约好了的“三江吼”临时变卦没有来,结果成了单挑,绺子被打“花拉”了。官军对断后的战佐麟穷追不舍,也是慌不择路,战佐麟蹽到了倭肯河边丁大妈家的门前。丁大妈这几天可懊糟透了。二百多斤的大克郎,三天没吃一口食儿,昨天又全文

三十年春秋结硕果,展望明天更美好 等

2017-05-20

王明喜我是《章回小说》的老读者,对她有着深厚的感情。三十年来,她陪伴着我度过了无数个春夏秋冬,使我增长知识,开阔视野,充实了精神和文化生活。今年以来,她对刊物又做了很多调整,读后深感内容更充实更丰富了,真是图文并茂、主题突出、喜闻乐见、亮点更亮。流年匆匆,韶华正是。三十年在浩瀚的宇宙万物进化中显得那么微不足道。然而,对于一路披荆斩棘、勇往直前的《章回小说》来说,三十年,显得那样弥足珍贵。富兰克林曾全文

柳如是火烧绛云楼

2017-05-20

郭怀德一、受逼这是一个阴云密布的夏日傍晚,身穿白色丧服的柳如是心情愤懑地坐在客厅里,和老族长等人正激烈地辩论着:“族长先辈,我丈夫中午刚入土不到半天,你就领着几个长辈来逼我交出钱府的理财权,是不是有些不近情理呀?十五年前,我嫁给钱牧斋时,可是以正妻身份明媒正娶,坐八抬大轿进的钱府大门,由钱家长辈主持婚礼,当着众人拜过天地的啊!丈夫当场宣布由我掌管钱府整个钱财收支,至今十五年没人提出异议。怎么今天他全文

地龙滚荆

2017-05-20

胡树彬一 报仇遇阻程方明虽然是个地地道道的汉人,但却对苗族芦笙舞情有独钟。从省公安厅副厅长的职位上离休后,每逢三六九日,总要邀集几个苗族朋友,在小区公园里跳上两曲。这源于很多年前的一段往事。那时的他身为县服务团团长,带领一支三十多人的服务团和解放军队伍,从县城出发,星夜奔赴一百多里外的黑洋大箐,抓捕土匪头子滚地龙和茄儿腿腿。茄儿腿腿原本出生在一个富裕之家,祖上曾是黑嘎仲的官家,在当地风云一时。其家全文

闻名世界的十二幅油画(上)

2017-05-20

孟璐 编 油画拥有悠久的历史,于14世纪欧洲文艺复兴后兴盛起来并传播到世界各地。油画颜料不透明且覆盖力强,成为西方绘画史中的主体绘画方式。本期文化视界带领大家欣赏闻名世界的十二幅油画,一同感受画家们的创作心境。 1.列奥纳多·达·芬奇——蒙娜丽莎 列奥纳多·达·芬奇成功地塑造了资本主义上升时期一位城市有产阶级的妇女形象。画中人物坐姿优雅,笑容微妙,背景山水幽深茫茫,淋漓尽致地发全文

官场病态

2017-05-20

九河一、开会迟到副局长吴广军与新任局长宁宗兰发生嫌隙,应该从吴广军那一次开会迟到的事儿说起。那天是星期二,早上七点钟,吴广军像平日一样,驾驶着标致508小轿车,从自家所住的小区驶出来,很快上了快速路。他随意看了一下仪表盘,速度六十迈。照这样的速度,一般在七点四十分就会到达局机关,在机关餐厅吃完早点,八点钟准时踏进自己的办公室,稍稍做一做室内卫生,打开电脑浏览一下新闻,很快就会到八点半。吴广军每天都全文

 86945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